环门APP042-1.0(7) | 环通APP | 互通 如果没有视频,静止5分钟后,切换线路

《共产主义黑皮书》:“猎狗”与门格斯图领结

作者:伊夫.桑塔马里亚

【大纪元2020年11月26日讯】恐怖的后果

目前,无法确切地知道,有多少人沦为恐怖的受害者。1995年5月在亚的斯亚贝巴的审判中,就引用了1977年2月至1978年6月这段时期仅首都就发生了一万起政治暗杀这一数字。试图将受害者分为几类,也许是非常不合适的(1979年被屠杀的亲华的法拉沙犹太人等等)。正如卡雷尔.巴托塞克就捷克斯洛伐克所评论的那样,“我们寻找一个在幕后徘徊、吞食自己孩子的邪恶人物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就像斯大林一样,德尔格不分青红皂白地杀死并埋葬了每个人,仅在事后贴上“反动派”、“反革命分子”或“来自EPRP的、反人民和从事颠覆的无政府主义者”之类的敷衍性标签。如同前苏联一样,现在仍有万人塚被发现,里面可以找到大赦国际记录的许多“失踪者”。那时,和中国的情况一样,家人甚至被要求向国家支付处决费。尼龙绳,即“门格斯图领结”(Mengistu bowtie),是使用最广泛而且独特的方法之一,尤其被特卡.图卢(Teka Tulu)上校所实践。他被称为“鬣狗”,是国家安全部队最遭人恨的头目之一。1975年8月的一个晚上,这种方法也被用在了失势的皇帝(尽管官方宣称他在外科手术中死亡)及其孙女伊杰卡耶胡.阿斯法公主(Princess Ijegayehu Asfa)身上。

东德国家安全部队斯塔西和苏联克格勃的援助是通过许多渠道提供的。在某些情况下,苏联安全部队将莫斯科的埃塞俄比亚学生移交给埃塞俄比亚安全人员。在亚的斯亚贝巴,勒塞塞.阿斯法(Lesesse Asfaw)中士担任东欧和苏联专家与埃塞俄比亚专家之间的中间人。把酷刑死难者曝尸于首都人行道上,是惯常的做法。1977年5月17日,救助儿童基金会瑞典秘书长悲叹道:“有1,000名儿童被杀,他们的尸体被遗弃街头,正被野鬣狗吞噬……当你驾车离开亚的斯亚贝巴时,你可以看到被谋杀儿童堆积的尸体躺在排水沟里。他们中大多数年龄在11至13岁。”

1991年以后,在新总统梅莱斯.泽纳维(Meles Zenawi)的司法体系下接受审理的1,823个案件中,大多数都与城里的知名人物有关;但恐怖蔓延至该国整个122万平方公里,并波及了全部的3千多万人口。沃洛(Welo)遭受了沉重打击。EPRP在那里有一个相对稳固的立足点。1997年5月,范塔耶.叶赫德戈(Fantaye Yhdego)上校、海乐.格贝雅胡(Haile Gebeyahu)中尉和阿莱穆.阿姆巴切夫(Alemu Ambachew)上校被送上亚的斯亚贝巴的高等法院刑事法庭,为他们的所作所为负责,其中包括1977年2月在德赛(Dese)和孔博勒查(kombolcha)用毒气杀死24名EPRP成员。在中部省份施瓦省(Shewa)以外,最有名的情况是厄立特里亚的。那里的民族主义反对派组织得很好,在第三世界其它马克思主义团体中拥有坚实的支持。它们成功地收集和传播了信息,来让亚的斯亚贝巴政权在国际社会眼中名誉扫地。1974年12月20日,该政权重申了该国的不可分割性,并指出,这个前意大利殖民地和英国保护国的任何分裂都将使该国与其红海沿岸隔绝。

在印度洋附近的东南部,索马里对欧加登的领土要求引发了冲突。欧加登是埃塞俄比亚一个主要由索马里人居住的地区。从1969年起,索马里领导人穆罕默德.西亚德.巴雷(Mohammed Siad Barre)就正式接受了马列主义,而且在1974年签订友好条约后,莫斯科与摩加迪沙之间的关系就变得日益密切。苏联被迫在两个受保护者之间做出选择。在徒劳地试图说服埃塞俄比亚、索马里和南也门成立联盟后,莫斯科选择了亚的斯亚贝巴政权。此后,门格斯图得以利用友好条约、苏联军队的海上和空中后勤支持以及古巴远征军,来击退(也是马列主义的)厄立特里亚人民解放阵线的游击攻势,以及1977年6月至1978年1月索马里军队的入侵。

门格斯图的行动非常有效,以至于在1988年3月28日至30日在亚的斯亚贝巴举行的全球统一联盟署(Worldwide Unionist Federation Bureau)第39次会议上,该组织颁发给他一枚金牌,“以表彰他为争取和平与诸国安全及其民族独立和经济独立所做的贡献”。1988年6月,这次会议结束后不久,提格雷省(Tigre Province)霍岑(Hawzen)大约2500名居民在一次轰炸中丧生。就像西班牙内战期间的格尔尼卡(Guernica)一样,袭击发生时恰逢集市。无论是在殖民战争还是在反民族主义镇压期间,旧帝国的周边地区〔厄立特里亚、提格雷、奥罗莫、欧加登、韦勒加(Welega)、沃洛〕都常常被“人民阵线”所领导的起义所动摇。其干部用了与其对手同样的马列主义辞令。各种军事资源被部署下来应对这些情况。某些极左派和亲中派痛苦地指出,起义期间所犯下的某些暴行得到了美国、苏联和以色列的支持。

模仿反美国干预越南运动的“国际民族权利和解放联盟常设法庭”(Permanent Tribunal of the International League for the Rights and Liberation of Peoples)于1980年5月在米兰开庭,关注在厄立特里亚犯下的暴行。其报告由比利时援助厄立特里亚委员会(Belgian Committee for Aid to Eritrea)于1981年发表,其意见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厄立特里亚人民解放阵线的意见。它搜集的一些信息(得到大赦国际的报告支持)堪比纳粹犯下的暴行。在法庭上,法国观察员把格拉讷河畔奥拉杜尔(Oradour-sur-Glane)与纳粹作了比较。在那里,成群的人被赶进教堂,然后教堂被烧毁。“常设法庭”出版的小册子举了沃基杜巴(Wokiduba)村的例子。1975年夏,110人在那里的东正教教堂内被屠杀。代替亚的斯亚贝巴的白色标致汽车,沃基杜巴的行刑队驾着棕色的大众货车,将尸体快速移走,倒进万人塚。在门德费拉(Mendefera)附近的阿迪夸拉(Adi Qualla)也有一座集中营。

尚不清楚门格斯图在1977年8月向厄立特里亚分离主义者宣布的“全面战争”中有多少人丧生。估计1978至1980年间有8万平民和军事人员,包括出于报复的大规模空袭的死难者,但不包括因政府随后对传统生活方式进行系统性破坏而丧生的人。城市中心拥有合理的供应网络并受益于有薪水的军人的存在,他们确保了经济相当稳定的运行,而农业地区则深受牲畜毁灭(经常是由空军人员,尤其是喜欢轰炸骆驼的人所进行的)、雷区、森林砍伐以及威权控制(authoritarian control)的干扰效应之苦。传统上在农业中起主要作用的妇女,遭到士兵系统性的强暴。他们的存在也导致了一种永久性的不安全气氛,几乎无助于鼓励与其它地区的商贸活动。(待续)

(编者按:《共产主义黑皮书》依据原始档案资料,系统地详述了共产主义在世界各地制造的“罪行、恐怖和镇压”。本书1997年在法国首度出版后,震撼欧美,被誉为是对“一个世纪以来共产主义专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总结”。大纪元和博大出版社获得本书原著出版方签约授权,翻译和发行中文全译本。大纪元网站率先连载,以飨读者。文章标题为编者所加。)

译者:言纯均,责任编辑:张宪义

共产主义黑皮书

2020-11-29 11:41  c842699  精选

依据原始档案资料,系统地详述了共产主义在世界各地制造的“罪行、恐怖和镇压”。本书1997年在法国首度出版后,震撼欧美,被誉为是对“一个世纪以来共产主义专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总结”。

 0
 0
 6
 52
 82535
购买
三退
反馈
分享
安装
线路C
线路B
线路A
线路F

🌕 《共产主义黑皮书》:“猎狗”与门格斯图领结(
2020年11月26日)

🌕 第1集

🌕 《共产主义黑皮书》:“人类自由区”(
2020年11月20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秘鲁共产党的血腥行径(
2020年11月18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尼加拉瓜的镇压机制(
2020年11月15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桑地诺民族解放阵线(
2020年11月11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尼加拉瓜极权主义的失败(
2020年11月09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古巴人民付出的代价(
2020年11月07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古巴的监狱系统(
2020年11月02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卡斯特罗整肃反对派(
2020年10月28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虚无主义恐怖分子格瓦拉(
2020年10月23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古巴无休止的极权主义(
2020年10月21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社会团体的种族化(
2020年10月18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血腥末路(
2020年10月15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波尔布特(
2020年10月12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惊人的大跃进(
2020年10月10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社会主义实验(
2020年10月08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血债血还”(
2020年10月05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无所不能”的儿童杀手(
2020年10月02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柬共的列宁主义本性(
2020年9月30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监狱群岛(
2020年9月25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死亡无处不在(
2020年9月22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无知乃恐怖之母(
2020年9月17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心如铁石(
2020年9月14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喂食的血腥之手(
2020年9月11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巨大的徒劳(
2020年9月09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柬共治下生命失去价值(
2020年9月04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柬共统治下的少数民族(
2020年9月01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穿过历史的迷雾看真相(
2020年8月29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自我吞噬的柬共(
2020年8月26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被分类的人民(
2020年8月23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高棉共和国之毁灭(
2020年8月19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红色高棉──鲜血写就的历史(
2020年8月17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老挝——逃亡的人口(
2020年8月14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奇怪的“解放”(
2020年8月11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越南版“整风”运动(
2020年8月9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越盟的土地改革(
2020年8月7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民族主义外衣下的毛主义(
2020年8月5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朝共治下的300万死难者(
2020年7月30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金家王朝的“神话”(
2020年7月27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撕碎与犬决(
2020年7月25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监狱与营地(
2020年7月21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朝鲜的共产主义受害者(
2020年7月18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革命铁蹄下的西藏(
2020年7月13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恐怖的终结(
2020年7月6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孤胆英雄”之死(
2020年7月4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从派系斗争到粉碎造反派(2020年6月25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革命小将及幕后操纵者(2020年6月23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无可阻挡的学童(2020年6月21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知识界的毁灭(2020年6月19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红卫兵的荣耀时刻(2020年6月16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中国共产主义失去动力(2020年6月7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劳改制度的内部矛盾(2020年6月2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因被捕而有罪(2020年5月31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以食物为武器(2020年5月29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马列主义的坦白与忏悔(2020年5月24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隐藏的古拉格(2020年5月20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红旗下的饿殍(2020年5月13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灾难的蔓延(2020年5月10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史上最大的饥荒之缘起(2020年5月6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永不停息的镇压机器(2020年5月2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红色恐怖下的城市(2020年4月28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血之契约”与任意处决(2020年4月24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土改下的中国村庄(2020年4月20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自杀的自我批评者(2020年4月20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血腥的狂欢(2019年9月15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中古帝国的动荡与和平(2019年9月15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马列主义的“第二罗马”(2019年9月15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亚洲的共产主义(2019年9月10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各国法律上的不同应对(2019年8月28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面对过去和未来的难题(2019年8月28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温和”的压迫(2019年8月23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后恐怖时期的罗马尼亚(2019年8月21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后恐怖时期”的中欧(2019年8月17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苏军入侵捷克斯洛伐克(2019年8月17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苏联坦克进入匈牙利(2019年8月16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压迫的演变(2019年8月2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审判共产党领导人(4)(2019年6月5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审判共产党领导人(3)(2019年6月3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审判共产党领导人(2)(2019年6月1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审判共产党领导人(1)(2019年4月18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共产党集中营新花样(2019年4月12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共产党集中营的系统(2019年4月12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对普通人的迫害(2019年4月10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对教会和教徒的迫害(2019年3月29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对公民社会的破坏(2019年3月22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捷克斯洛伐克和西方的冷漠(2019年3月18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对党外盟友的政治审判(2019年3月15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共产党的暴力(2019年3月13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战争遗留的暴力(2019年3月4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战争状态”(2019年2月24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祸害波兰的第三阶段(2019年2月24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对波兰的恐怖镇压(2019年2月23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武力征服 祸害波兰(2019年2月22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波兰救国军被粉碎(2019年2月20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二战中大规模驱逐人口(2019年2月17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卡廷屠杀及其它杀戮(2019年2月14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苏联对波兰人的镇压(2019年2月12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铁幕另一侧的秘密战线(2019年2月7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游击队与解放阵线(2019年2月1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莫斯科之手”(2019年1月29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流放与死亡(2019年1月24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国际纵队的结局(2019年1月12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审讯和处决大师”(2019年1月8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西班牙化的“契卡”(2019年1月5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谎言开道 子弹穿颈(2018年12月30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斯大林进军西班牙(2018年12月19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NKVD阴影笼罩西班牙(2018年12月14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NKVD阴影笼罩西班牙(2018年12月7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共产党趁乱坐大——希腊(2018年12月3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美英对苏联的绥靖(2018年11月22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逃亡者的陷阱(2018年11月16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避难苏联 大难难逃(2018年11月13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奔向乌托邦”噩梦(2018年11月8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全球追杀托派(2018年11月5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托洛茨基的惨死(2018年10月31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共产党内的恐怖(1)(2018年10月23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大恐怖冲击共产国际(2018年10月16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自我揭发和告密盛行(2018年10月14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苏联制裁外国共产党(2018年10月12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勒死”党内反对派(2018年10月2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共产国际布尔什维克化(2018年10月2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武装暴动的国际化(2018年9月10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被斩断的红色触手(3) (2018年9月10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被斩断的红色触手(2) (2018年9月10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被斩断的红色触手(1)(2018年9月10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共产国际的恐怖活动(2018年9月10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恐怖的内在逻辑(2018年8月14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暴力与镇压的循环(2018年8月14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政治解冻期的异见者(2018年8月6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不安定的和平(2018年8月6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赫鲁晓夫的踌躇(2018年8月6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密谋与反密谋(2018年7月18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神秘的列宁格勒事件(2018年7月18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苏联的反犹主义(2018年7月17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医生的阴谋” (2018年7月17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古拉格的危机(2018年7月2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被永久驱逐的特殊移民(2018年7月2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法院”的新职能(2018年7月2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战后的反抗和镇压(2018年6月13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死亡营——战时古拉格(2018年6月19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大规模放逐少数民族(2018年6月15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放逐日耳曼人(2018年6月13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关押普通公民的集中营(2018年6月12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占领波罗的海三国(2018年6月7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波兰大屠杀(2018年6月6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大规模杀戮的逻辑(2018年5月30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枪毙西多罗夫(2018年5月28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谁是大清洗受害者?(2018年5月23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镇压措施的始作俑者(2018年5月21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斯大林的大清洗(2018年5月19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大恐怖(2018年5月16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基洛夫被暗杀和党内清洗(2018年5月13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苏联版的户籍制(2018年5月11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镇压宗教(2018年5月10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镇压“社会外来分子”(2018年4月30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饿殍惨象(2018年4月21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百万饥民的死亡判决(2018年4月18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大饥荒(2018年4月19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贱民”阶级(2018年4月19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饥寒交迫的新生活(2018年4月13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运畜车中的被流放者(2018年4月10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劳改大军(2018年4月8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强制集体化和去富农化(2018年4月6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党内清洗与斯大林上台(2018年4月1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中亚的反抗与征服(2018年3月26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索洛维茨基特别集中营(2018年3月22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从停战到大转折(2018年3月16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清洗知识界(2018年3月16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反革命罪(2018年3月14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饥荒与反宗教运动(2018年3月8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知识界的反饥荒行动(2018年3月8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镇压农民(2018年3月7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罢工与兵变(2018年3月6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从坦波夫到大饥荒(2018年3月4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血染之旗(2018年3月3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去哥萨克化”(2018年3月1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生存之战(2018年2月26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大规模镇压工人罢工(2018年2月21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肮脏战争(2018年2月21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两月处决上万人(2018年2月17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红色恐怖全面启动(2018年2月17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恐怖手段镇压农民起义(2018年2月12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契卡镇压罢工及反对派(2018年2月11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数千起征粮暴动遭镇压(2018年2月9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强制征粮政策酝酿中(2018年2月8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契卡指挥恐怖屠杀(2018年2月4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契卡的成立(2018年2月3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无产阶级专政的铁拳(2018年2月1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武装夺权 图谋内战(2018年1月28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沙皇垮台 临时政府分崩(2018年1月28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十月革命的悖论和误解(2018年1月25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导论之九:保存历史和记忆(2018年1月23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导论之八:苏共首度认罪(2018年1月20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导论之七:罪恶为何被掩(2018年1月15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导论之六:沉默的原因(2018年1月15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导论之五:共产与纳粹(2018年1月13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导论之四:罪行的共谋(2018年1月10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导论之三:群体灭绝罪(2018年1月8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导论之二:反人类罪(2018年1月7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导论之一:共产主义罪行(2018年1月6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前言之三:追溯正义(2018年1月4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前言之二:双重标准(2018年1月3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前言之一:暴行的使用(2018年1月2日)

搬运自由信息  2020-11-18 12:07  v324759

可是如果不走向正义的一方就算钱再多又能如何呢?武汉有过例子,比如一家人都感染了中共病毒,他也得了把钱扔在窗外,可是没有人敢捡他的,不是不让您挣钱,您得明白正义和邪恶啊

匿名115655  2020-11-18 10:18  v324666

我不关心政治,我只关心我怎么才能赚到钱

匿名110438  2020-11-07 21:50  v314170

浇灭万恶之源民主万岁

匿名110438  2020-11-07 21:49  v314167

知道感谢你们的新闻

匿名91847  2020-11-02 06:27  v308478

这本书 应该继续写下去,把共匪干的所有反人类罪行都写出来,直写到 共匪下地狱,共产主义在宇宙中彻底灰飞烟灭!

匿名102662  2020-10-26 23:13  v304172

有音频吗?

匿名104031  2020-10-24 17:17  v302627

哪里能看

匿名94683  2020-10-04 07:22  v287224

共产党给相信它的人编了一个梦,人沉醉其中不能自拔,各种幻想,不愿接受现实真相。

beixi  2020-09-25 18:13  v280959

怎么才能赚钱

匿名90226  2020-09-25 12:05  v280764

美国中央情报局,时空警察大都经侦局长,批准你们对非人类使用莲子提取物,经线粒体激素测试,非人类的,拒不交代问题的,以50万年为下限,使用莲子提取物,进行审问。让这帮婊子儿,在人间也尝尝空间地狱的滋味。

 

澳洲贸易部长:将向WTO控告中国高关税

 2020-11-30 04:02  c1250617  头条

 0
 0
 0
 0
 19
 

法国议员对中国人体器官来源集体提出质疑

 2020-11-30 04:00  c1250615  头条

 0
 0
 0
 0
 12
 

鸿海投资越南 预示世界供应链分散趋势无逆转

 2020-11-30 03:49  c1250614  头条

 0
 0
 0
 0
 26
 

川普周日亮相福克斯新闻接受大选后首次专访

 2020-11-30 03:45  c1250613  头条

 0
 0
 0
 0
 50
 

林辉:中共首任国安部长凌云的歧途

 2020-11-30 03:44  c1250608  头条

俞强声的投美,给中共不小的打击,也让邓对凌云非常不满,邓亲自下令对凌云“免去党内外职务 ,严格审查”。虽然最终结论是“用人失察”,但其仕途也戛然而止了。自此,他不再担任中共的任何职务,包括荣誉性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之类 ,也不能以探亲、旅游    全文 

 0
 0
 0
 0
 78
 

在美挂牌陆企 面临退市风险

 2020-11-30 03:28  c1250612  头条

 0
 0
 0
 0
 19
 

亚马逊AWS云端服务大当机 容量升级惹祸

 2020-11-30 03:17  c1250611  头条

 0
 0
 0
 0
 9
 
更多
 
 
 

中共再度钳紧网络?范冰冰、马保国被人民日报点名

 2020-11-29 20:46  c1250568  头条

11月28日,中共官媒《人民日报》客户端发文“马保国闹剧,该立刻收场了”;而就在前一天,11月27日,《人民日报》海外版旗下账号侠客岛发表评论“劣迹艺人通过直播复出?必须封杀!”,直接点名范冰冰、黄海波等艺人。网友表示:“中共最不能容忍的是    全文 

 0
 0
 0
 40
 4970
 
 
 

驳中共扭曲宣传 美驻中领馆发文揭长津湖战役真相

 2020-11-29 21:33  c1250570  头条

美国驻中国使领馆于11月27日在推特以纪念长津湖战役70周年的名义发推指出,“我们纪念曾在长津湖战斗过的25000多名联合国军,包括来自美国和大韩民国的部队。他们的英雄气概使得联合国军突破了敌人的包围,拯救了从兴南港撤离的98000名难民。    全文 

 0
 0
 2
 2
 2316
 

中国一分钟: 被制裁成银行拒绝往来户 林郑150万月薪只能领现金

 2020-11-29 22:52  c1250577  头条

被制裁成银行拒绝往来户 林郑150万月薪只能领现金;中共强推网络身份证 能否上网当局说了算?“被消失”音讯全无!中共凶残手法曝光。

 0
 0
 1
 5
 1203
 
更多

安卓版 https://x.co/ogatea | 苹果版 https://x.co/odisk | 电脑版 https://x.co/ogatew | 大陆网页版 https://x.co/og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