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六四屠杀实录(1)血幕拉开

【大纪元2017年06月01日讯】(大纪元特约记者李珮瑜编写)【前言】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到今年已经是第28周年了。中共在天安门屠杀学生的真相仍被掩盖,在中国大陆,公开谈论它的真相、纪念遇难者仍然受到严禁。回顾这段鲜活而痛苦的历史,有助于人们明辨是非、分清正邪。本文根据陈小雅去年出版的《八九民运史》修订版部分内容摘编整理而成。

《八九民运史》是一部关于“八九民运”和六四事件的全方位著述。作者陈小雅,女,1955年10月生于湖南长沙,1982年毕业于湖南师范大学历史系,当过工人、干部、编辑记者。1996年因在台湾出版《八九民运史》,在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政治制度研究室副研究员任上被解聘。

中共高层紧急会议:定性“反革命暴乱”,做出清场决定

 1989年6月3日下午4:00在中南海勤政殿召集戒严紧急会议,参加的有杨尚昆、李鹏、乔石、姚依林、迟浩田、李锡铭、周依冰、罗干等人。会议接受了邓小平、李鹏等人的定性,北京已发生“反革命暴乱”。据李鹏6月3日日记:“会议一致认为,当前形势十分紧急,今天军队已和暴徒发生了正面冲突,不能再给他们以喘息的机会。今天如不及时采取行动,明天是星期日,将有更多的人进入天安门广场,清场将更加困难。会议决定今晚从北京各方向集结待命的戒严部队,星夜兼程向天安门进发,与已隐蔽在天安门四周的戒严部队会合。在工人纠察队的引导下,对天安门广场实行清场。”

会议决定:3日晚9:00起,开始“平息首都发生的反革命暴乱”。戒严部队于4日凌晨1:00抵达天安门广场,6:00完成全部清场任务,决不能耽误或拖延时间。部队开进途中,任何人不得阻拦。如遇阻拦,戒严部队可以采取一切手段予以排除。

战前动员煽动仇恨,军队强行开进,装甲车把人压扁

 “提前清场”的决定作出后,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向戒严部队下达紧急命令,要各部队按行动方案立即组织部队开进。军区命令38集团军为先导,军长徐勤先因抗拒执行戒严命令已被拘禁。40军的50辆载着军人的军车被市民截在东直门。驻扎在南苑机场的广州军区空15军两个旅从南苑路向人民大会堂东门开进。驻扎在北京南郊大兴的济南军区20军58、60师,向前门箭楼开进。沈阳军区39军115师的70辆军用卡车,被市民阻于建国门立交桥到建国门外大街一线。

与此同时,事先已进入人民大会堂的27军对部队进行了战前动员。武警部队也接到北京军区命令。当晚8:00,当50名戴头盔、盾牌、电警棍,装了1,000发催泪弹的防暴警察到达军区司令部作战室时,众多的二星、三星将军已经云集此地。宽大的军用地图上若干个三角形红色箭头,从东线、西线、南线、北线直插学生和工人自发组织所在的天安门广场。军区政委亲自动员:“同志们,目前,首都从学潮引起的动乱已经发展成暴乱。”我们要“开进天安门……保卫党,保卫人民,保卫国家政权,保卫首都北京!”接着,北京军区司令员周衣冰说:“没人阻拦要进,有人阻拦也要进!”

38军担任“主攻任务”的一个团,战前动员的场面十分“火爆”:士兵们持枪列队,军官高声喝问:“敢不敢打﹖”“敢打﹗”“怎么打﹖”“往死里打﹗”于是,数十辆军车满载荷枪实弹的官兵,高呼着“38,万岁﹗38,万岁﹗”的口号,杀气腾腾地开出总后大院。第一辆车开出大门,车上的一个士兵就已按捺不住“阶级仇恨”的怒火,扣动冲锋枪扳机,横扫了一个“扇面”。顿时,大门口左侧的一名值勤哨兵腿部中弹,应声倒地。

当晚6:00,北京市政府和戒严指挥部反复播放《紧急通告》。政府越不让市民出来,出来的人越多……

据“国际特赦”的一个消息来源说,围堵群众与部队的冲突始于公主坟。军队向东推进时对人们使用了电棒。当一位年轻妇女被打后,一位青年对士兵讲,不应殴打妇女。但他遭到一阵痛打。当时士兵还没对人开枪,仅对地面开枪,而且人们也以为使用的是空心弹。

香港《文汇报》驻京记者记述,大约在晚9:00左右,一支大约有七百多人、全副武装的军人,携带上了刺刀的半自动步枪,疾速地从和平门向北方向跑去。约近百名市民上前拦截。这些军人一见有人上前,举起枪托照头砸去,三十多个市民瞬即被砸到头破血流,不少人不支倒地。其他人见到这批军人如此凶残,马上跑开躲避。这支队伍一直跑步进入中南海西门。

时任《海南纪实》编辑的蒋子丹有位亲戚家居玉泉路一带,还有另一名目击者汤学平,当晚都见到五棵松坦克装甲车开过的路段,一具被压扁、血肉和衣着均被履带带走,只剩下一个身影的人形。据“天安门母亲”丁子霖描述,遗体可辨认的部分,只有几颗牙齿。

 军事博物馆:血幕正式拉开

 38军由防暴队和排障队开道,成四路纵队前进。在军事博物馆东面的北蜂窝一带,群众组成了一道人墙,试图阻拦部队前进,站在最前面的是北京大学、北京农学院、中国人民大学和南京医学院的研究生。武警用砖头、带有金属扣的皮带以及足有1米长可能有钉子的棍棒殴打群众。流血的伤员被送往医院。

10:00整,公主坟环形交叉口响起爆炸声,部队向人群释放催泪弹。北京军区的指挥车队跟随38军督战。学生和市民把街边的隔离墩等物横在马路中间做路障。群众和防暴队伍之间发生了相互投掷石块的激战,群众的防线失守……

军队到达木樨地桥西时,街上已满布黑压压的装甲车、坦克、军车,军车两侧是横向站立、各自面向路南路北手持步枪的士兵。装甲车前,则是一个面朝东方的武装士兵的方阵。方阵的首排,杀气腾腾的军人手持大棒向人群挥舞,不断有受伤的学生被市民们准备的平板车拉走。人群中“不许打人!不许打人!”的怒吼声响彻夜空。

这时,几乎没有人相信“人民子弟兵”会真的朝人民开枪。(待续)#

注释:

1. 陈小雅,《八九民运史》修订版,美国:亚马逊和CreateSpace自助出版平台,2016年4月。

点阅《中共六四屠杀实录》全文。

责任编辑:张宪义

浏览 62842
赞成 0
反对 0
收藏 7
评论 36

天安门六四屠杀实录:(1)血幕拉开(2017年6月1日)  2019-07-26 08:42  搜索直达:c822483   刷新   线路1   线路2   线路3   线路4   线路A   线路B   线路D 

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到今年已经是第28周年了。中共在天安门屠杀学生的真相仍被掩盖,在中国大陆,公开谈论它的真相、纪念遇难者仍然受到严禁。回顾这段鲜活而痛苦的历史,有助于人们明辨是非、分清正邪。本文根据陈小雅去年出版的《八九民运史》修订版部分内容摘编整理而成。

如无法浏览,请切换线路。音视频下载,请点击顶部。点击二维码,分享到微信。下载安卓版,问题请反馈。长期网址:https://x.co/odoor,https://git.io/odoor。

匿名  2019-10-20 20:20  v73286

六四是中国大陆法治和民主运动的一个分水岭!从此以后万马齐喑,没人敢跟共匪叫板的了,无奈都去抓经济去了,挣钱享乐去了,共产党也有意引导老百姓沉迷于声色犬马之中,奔忙于养家糊口的路上,为了房子教育医疗,无暇顾及政治和公义,从此大陆很少有敢作敢为    全文 

匿名  2019-09-01 02:00  v40267

这个政权进城后即逐渐变质,文革时已完全丢掉了初心,为了独裁残害人民.大杀忠良,改革初有所醒悟但好景不长.又被邓扼杀于8964,邓与毛本质一样手上全是百姓的鲜血。

匿名  2019-08-11 13:21  v26719

恐怖的大陆,恐怖的中共

匿名  2019-08-10 07:40  v26070

太可怕了

匿名  2019-08-06 10:41  v24163

共匪鬼子五毛汉奸录。河南平顶山市汝州市赵灿得。赵灿得,河南平顶山汝州人,男,昵称赵铁柱,18039201818,郑州电信;13461214917,平顶山移动;汝州市四季青养生馆,汝州市安平街19巷1号。个体工商户。坚定的共匪鬼子五毛汉奸。多    全文 

匿名  2019-08-05 23:08  v24001

前面网友,既然翻墙来了就多看看真相,不要再认贼作父了!

匿名  2019-08-02 17:01  v22400

中华民国 等待您的归来

匿名  2019-08-01 21:25  v22104

军队实际是共党的党卫军

匿名  2019-08-01 12:45  v21928

中国已被中共变成了中共国。

匿名  2019-07-31 17:48  v21459

6、4人民的军队杀人民,完全是一群恶魔、恶鬼,都不得好死!

网门大陆网址 https://x.co/ogate | 网门安卓版 https://x.co/ogatea | 网门电脑版 https://x.co/ogat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