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血腥罪恶的见证——水刑

【大纪元2019年03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罗琼综合报导)那天,北京当晚是零下21-23摄氏度,张世江被强行光着脚站在马葫芦盖上,警察从他头顶往身上浇凉水,隔一段时间就浇一次,不知浇了多少次。他的脚已经和马葫芦盖冻在了一起。

回到监仓里,他脚上的冰块踩在地上发出“喀嚓喀嚓”的响声。监仓里的吸毒犯们都流下了同情的眼泪,说:“共产党比(侵华)日本人都坏,你不就炼法轮功吗,咋这样对待你们呢?”

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中共的关押场所普遍使用“水刑”来折磨他们。这种酷刑手段名目繁多,方式各异,其中最主要的方式有浇冷水、溺水、灌水、呛水、水牢等。

从以下的具体实例可看清中共惨无人道的本性。

浇冷水

寒冬里,警察把法轮功学员的衣服扒光后,让他们站着或坐在地上,窗门敞开着,让其受冻;同时往他们身上一盆一盆地浇冰冷的水(如地下水、井水、冰水),不停地浇,让他们感到异常寒冷,以致承受力达到极限。

更有甚者,用水管长时间不停地往人头盖骨的百汇穴部位浇凉水,受刑者的脑袋会变麻木,逐渐地脑袋像要裂开了一样,感到脑浆崩裂般剧痛。

他被冻得抖成一团 无法说话

2000年1月,黑龙江省双城市单城镇48岁的张世江,上北京为法轮功鸣冤,被警车拉到北京西城分局戒毒所,遭受酷刑迫害。他绝食抗议进入第九天时,走路已困难。

那天刮着西北风,下着大雪,到晚上时已达到零下21-23摄氏度。他被强行把鞋扒下,光着脚站在马葫芦盖上,警察往他身上浇凉水,隔一段时间就浇一次,冻得他浑身发抖。

警察穿着棉大衣吸着烟卷说:“我穿着大衣都冻成这样,这天咋这么冷啊?”这时有一位警察问张世江冷不冷,他已冻得抖成一团无法说话,他们这才让他回监室。

他的脚上结冰,和马葫芦盖冻在了一起。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冰水。(明慧网)

用冰冷的地下水冲他的头部和全身

辽宁抚顺市法轮功学员胡国舰被非法判刑4年,2016年5月4日,被劫持到本溪监狱八监区,遭到暴力殴打虐待。

2016年5月26日,即胡国舰入本溪监狱的第22天,3个犯人把他弄到水房,强行扒掉他的所有衣服,用冰冷的地下水直接冲他的头部和全身。北方春寒料峭,在阴冷的水房里,胡国舰被冰水浇懵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犯人才罢手。

浇完水的当天晚上10点多,胡国舰还不准睡觉,被罚坐在小凳子上。他从凳子上晕倒在地,犯人见状,用脚踢他的头,边踢边说:“你别装了。”之后他被送到医院抢救,做开颅手术后头盖骨缺失,颅骨塌陷,成植物人,于2018年5月15日凌晨离世。

胡国舰在医院里成植物人。(明慧网)

全身淋湿 坐在过道风口处挨冻

四川崇州市养马镇法轮功学员胡霞,55岁,2016年3月11日,被崇州市法院非法庭审后,遭法院诬判、劫持到成都龙泉驿女子监狱。

在狱警的指使下,犯人抓住胡霞的头发、胳膊,把她往盛满水的大塑料桶里闷水。随后将她殴打致昏,再把昏迷不醒的胡霞弄到监室门口淋水,从头淋到脚,全身湿透,说是“灌顶”,等衣服稍干又淋,把胡霞仅有的三条内裤全淋湿,还不准她晒内裤。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凉水。(明慧网)

5月的天气,阴暗的监室很冷,湿淋淋的胡霞被强迫坐在四楼过道的当风处,挨冷受冻。

2017年12月9日早晨5点,胡霞在狱中被折磨致死。

不间断地换水 一盆盆往身上浇

沈阳法轮功学员王素梅在辽宁女子监狱度过了10年冤狱,遭受过20多种酷刑折磨,于2018年6月21日冤狱期满回家。亲友们说能活着回来是天大的奇迹。

她一进监狱时被分到八监区,也称“魔鬼监区”,头8天遭到最严重的迫害。参与“转化”(逼迫放弃修炼)的犯人王丽娟和继俊对王素梅“罚站”,同时一盆一盆地往她身上浇凉水;她们还逼她站在凉水盆里,不间断地换水、浇水。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凉水。(明慧网)

溺水

狱警或受指使的犯人把法轮功学员的头、甚至整个身体按进脏水里,等他们闷得要死时,再将头拉出水面,然后再按进水中闷,这样反复折磨他们多次甚至十几次,使受刑者感到生不如死。在此酷刑中,人容易被活活闷死。

中共酷刑示意图:溺水──把人头按进凉水桶里憋。(明慧网)

警察还对法轮功学员交叉使用不同方式的水刑,如浇水、溺水交叉使用。上文提到的被关押在成都女子监狱的胡霞,在被浇水前,犯人抓住她的头发、胳膊,往盛满水的大塑料桶里溺水。

沈阳的王素梅,在辽宁女子监狱里遭到“浇凉水”和“溺水”的折磨。犯人们抓着她的头发将她的整个头用力按到装满水的水盆里,看她快要憋死了又捞出来,如此反复十多次直到她几近虚脱。

河北省张家口市涿鹿县法轮功学员崔禄,在河北省冀东监狱遭受9年冤狱的迫害。其间,他多次被全身压入冲厕所用的大脏水桶中淹溺、呛水,严重时被灌成大肚子。

酷刑演示:溺水。(明慧网)

在广州黄埔洗脑班里,施暴者把肮脏的蹲厕用脏拖把堵上,里面灌满水,有时灌的是屎水。五六个人把法轮功学员的双手铐在身后,将其头强按到水里,等他们被灌得几乎窒息时,再揪起他们的头,没等他们呼吸半口气,又继续按下去,如此反复多次。有的人甚至被灌到窒息要送医院。暴徒们还叫嚣:“不会让你死的,就是要叫你生不如死”。

把法轮功学员的头按到肮脏的厕所里强迫灌水。(明慧网)

灌水

警察强行给法轮功学员大量灌水,或用水管往嘴里注水,或用水壶、水瓶往口中倒水,或把人倒挂起来,将头埋进水里,灌得肚子鼓胀、疼痛,甚至血水从小便和肛门处淌出。

2004年9月日,在牡丹江监狱,法轮功学员金宥峰、高云翔、关连斌再被关入“小号”(禁闭室),脚戴38斤镣子,手戴手捧子,再用铁链穿上与脚镣一同被“定位”15天。

中共酷刑示意图:灌水。(明慧网)

金宥峰被自称“万魔之王”的狱警司海涛领三四个犯人,堵住鼻孔强行灌水,不知道灌了多少瓶水。

金宥峰(明慧网)

金宥峰是原牡丹江师范学院体育系讲师,在狱中遭受了一系列的酷刑折磨,然而他坚守“真、善、忍”的原则,他的善良和正义感动了许多犯人包括警察。2009年1月21日,他被迫害致死,年仅46岁。

“吊飞机”灌水

在广州黄埔洗脑班里,施暴者把法轮功学员倒提起来,脚朝上,吊起来后还把人荡来荡去;再拿一个水桶,里面装满水,把倒挂的法轮功学员的头强制地按进水桶里;等被灌者不停地挣扎,快窒息的时候,又把头拉起来,反复这样残酷地折磨。

当法轮功学员的肚子灌满水后,施暴者再用脚踹其肚子,使水从嘴巴里喷出来。有的法轮功学员被灌得昏死过去或神志不清,甚至要送医院抢救。

拿大铝水壶倒水

吉林省舒兰市舒兰粮食局饲料公司职工边洪祥,2005年3月5日,被绑架后,遭到惨无人道的摧残,其中之一的是“灌水”。

中共酷刑示意图:灌水。(明慧网)

国保队长张庆春(已亡)和王铁军等四五个警察,把他铐在靠背椅上,用塑料方便袋卷上脏抹布勒住他的鼻子,往后拽,使他仰面朝天、张着嘴喘气。他们就趁机拿大铝水壶(每壶可装9斤半水)和两瓶矿泉水同时往他嘴里倒水。他一闭嘴他们就停,一张嘴喘气就灌。他们看他闭着嘴,拼死地反抗。

第二天,张庆春说:“两壶水没都灌进去,不过瘾!”王铁军说:“我有办法。”他就把两双筷子捆在一起,别开边洪祥的嘴,横在嘴里,再用绳从脖子后边勒过来把筷子两头系上,说:“这回给他戴嚼子,灌吧,哈哈哈!”

他们再把他的脚脖子绑在椅子的两侧的横撑上,使他一动不能动。

边洪祥一点都不能缓气,一缓气就把倒进嘴里的水吸进气管里、肺里,被呛得一阵阵从嘴里喷出雾状的血,心怦怦地往外跳。肚子灌得鼓鼓的,装不下了,就感觉小便和肛门在往出淌水,(过后才看见是血水)地上淌了好大一片都是血水。

他们还在给他灌,他的肺叶被呛碎了,他拼命地挣扎,咬坏筷子,嘴里上下8个大牙咬碎了……

他们连续给边洪祥灌了3天,每天灌一遍,还把他全身棉衣服用水浇透,再打开门窗,迎着过堂风吹,那时正是东北的3月。

呛水

呛水的方式也多种多样,比如:施刑者让法轮功学员平躺在地上,有时是往嘴里塞满袜子,再用胶带封严,然后,用胶皮管子,不停地往其脸上浇水。因为嘴被封住,人只能用鼻子喘气,而被不停地浇水,人就会很容易被呛死,就像被反复溺水一样,大脑变得一片空白,然后背过气去。

中共酷刑示意图:呛水/浇水。(明慧网)

1963年出生的法轮功学员姜国波,原是潍坊市委政法委官员,副县级级别。2000年底他被绑架到昌乐劳教所,在滴水成冰的严冬,七八个人把他扒光衣服,捆起手脚放进水缸里泡,几个人用水管子向他的嘴里、鼻孔里连续长时间喷水、灌水,使他呛得无法呼吸,每次的折磨都持续半小时以上。

呛水的另一种方式是,把头按进水里,让其反复呛水。

2000年7月18日,在四川连山镇派出所,警察把被抓来的几十名法轮功学员的双手反背,让他们在篮球场站一长排,然后问他们:“还炼不炼法轮功,炼就往前走一步。”

法轮功学黄宗学回答“要炼”,即刻他就被一帮人围着用楠竹棍暴打,竹棍打断三四根。后来七八个人将他的头往水里呛水,看到水里不冒泡了才把他的头从水里提出来,问“还炼不炼?”当听到“炼”时,又让他呛水,反复几次。

看到黄宗学没有任何反应了,他们才放手。就在他昏迷不醒时,还有人过去踢他,用饮料瓶往他头上倒水。打手们还说:“打了你,我们还能得奖金。”

水牢

在水牢里,终日不见阳光,地面积水一尺来深,还有老鼠、蛇、脏物等东西出现。被囚禁在水牢的人,双手被铐在牢顶面,身子不能直立,也不能坐下,屎尿只能拉在裤管内。

中共酷刑示意:水牢。(明慧网)

在重庆西山坪劳教所的水牢里,每次关水牢期限为7至15天。法轮功学员亢宏、韩易明、李向东等十余人都曾坐过水牢。

亢宏从水牢里放出来时,眼睛极其怕光,双手不能送食物入口长达几天,身子似乎已变形,下肢部分已严重溃烂。

在内蒙古某偏僻的小县,警察将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扔进齐腰深的水池里,哪怕是来例假的法轮功女学员,也不放过,一泡就是十几个小时。

2000年1月16日,珠山办事处政法副书记刘某某和珠山办事处计生委刘永明,带30多人看管法轮功学员,在法轮功学员绝食6天后,还让他们在十多公分深的水里站了6天6宿,不准睡觉、不准靠墙。

其中,一位女学员正值例假,支持不住,晕倒在水里。他们将她拖出去后,逼问还炼不炼法轮功,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又将其推倒在水里。

几天后法轮功学员的腿都肿得很粗,脚被水泡得肿胀,穿不上鞋。

更多折磨手段

中共关押场所不仅使用繁多的“水刑”酷刑,还巧取名目,想方设法地迫害法轮功学员,例如:

滴水穿石

在抚顺教养院里,狱警在法轮功学员脑袋上面挂一个底部漏眼的桶,滴下来的水正好打在人头上,直到把人滴昏为止。

“水池游泳”

在四川省五马坪监狱,狱警将法轮功学员的头按进水池深处溺水后再拉出来,反复数次,使人剧烈呛水、肺部出血。

在水一方

在山东泰安市看守所,法轮功学员被逼蹲下,低头团身后,再被强塞到水池底下。犯人拔开水池漏水孔,再打开水龙头对他进行浇淋。

扎盆:

在辽宁兴城看守所,狱警让法轮功学员蹲下,用脸盆从头顶慢慢往下浇水,直到他们冻得嘴唇发紫、浑身打颤、蹲不住脚了,才放手。

⋯⋯

资料来源:明慧网 #

责任编辑:高静

酷刑:中共血腥罪恶的见证——水刑(2019年4月9日)  2019-04-09 08:49   线路1   线路2   线路3 

“如果历史上那些证实神的恩典,并启迪人的思想的对信仰忠贞不渝的行为有文字记载,人们会从中看到真实的过去,神的伟大从书中再现,读者会从书中获取巨大的精神力量。既然如此,为何不记载下新的忠于信仰的行为,让子孙后代也同样从中受益?”

如无法浏览,请切换线路。音视频下载,请点击顶部。扫描二维码,直达本节目。点击二维码,分享到微信。搜索直达:c816796

🌕 中共血腥罪恶的见证——水刑(2019年4月9日)  🌕 中共血腥罪恶的见证——饿刑(2019年3月2日)  🌕 从“束身衣”吊挂看中共凶残(2019年2月19日)  🌕 中共惨绝人寰的性迫害(4) 下身被刷烂(2019年1月20日)  🌕 中共惨绝人寰的性迫害 (3)变态摧残(2019年1月16日)  🌕 中共惨绝人寰的性迫害(2)下体被电烂(2019年1月11日)  🌕 中共惨绝人寰的性迫害(1)轮奸(2019年1月10日)  🌕 中共血腥罪恶的见证——“五马分尸”(2018年11月16日)  🌕 中共血腥罪恶的见证——“骷髅死”(2018年11月9日)  🌕 【禁闻】揭秘中共酷刑系列之六:戴太空帽 (2018年6月30日)  🌕 揭秘中共酷刑系列之五:喂蚊子(2018年6月30日)  🌕 酷刑受害者国际日 德国学员中领馆前揭露迫害(图)(2018年6月29日)  🌕 【禁闻】揭秘中共酷刑系列之四:熬鹰 (2018年6月28日)  🌕 国际反酷刑日 看中共秘密使用的“酷刑”(2018年6月27日)  🌕 揭秘中共酷刑系列之三:冻刑(2018年6月27日)  🌕 【禁闻】揭秘中共酷刑系列之二:坐板凳 (2018年6月26日)  🌕 【禁闻】揭秘中共酷刑系列之一:刮肋骨(2018年6月24日)  🌕 美年度报告收录杨玉永案 遭性虐酷刑引关注(2018年6月24日)  🌕 酷刑折磨人 四川嘉州监狱叫嚣:不死不放人(2018年3月8日)  🌕 刑讯逼供 安徽公安牙签插手指 当事人提告(2018年2月27日)  🌕 法轮功学员高兵遭宁夏监狱施“约束衣”酷刑(2018年2月21日)  🌕 铐床板 抻刑 熬鹰 中共酷刑逼修炼人放弃信仰(2018年2月21日)  🌕 中共酷刑:颈吊沙袋 颈吊砖块(2018年1月6日)  🌕 【禁闻】中共〝人权春风〞吹不散酷刑指控 (2017年12月30日)  🌕 沈阳航空工程师惨遭中共多种酷刑折磨(2017年12月27日)  🌕 【中共百种酷刑之一】锥刑(2017年10月26日)  🌕 【中共百种酷刑之一】:“小白龙”(2017年9月9日)  🌕 遭受酷刑及性虐待 家属控告天津看守所(2017年7月13日)  🌕 安徽纪广奎惨遭牙签插手指等10种酷刑折磨 (2017年04月18日)  🌕 【中共百种酷刑之一】:拇指铐(2017年2月17日)  🌕 海外曝光大陆至少109所监狱使用酷刑(2017年1月9日)  🌕 中共酷刑:毒打(2016年10月20日)  🌕 中共酷刑:“吊瓶” (2016年10月17日)  🌕 冰冻(2016年9月9日)  🌕 毒蛇咬(2016年9月6日)  🌕 中共迫害法轮功百种酷刑(上)(2016年7月14日)  🌕 中共迫害法轮功百种酷刑 (下) (2016年7月14日)  🌕 打毒针(2016年6月9日)  🌕 黑龙江法轮功学员王敬杰遭“穿心镣”酷刑(2016年6月1日)  🌕 “穿林海” (2016年6月3日)  🌕 中共酷刑:热水烫开水烫(2016年2月11日)  🌕 “熬鹰”(2015年8月28日)  🌕 马三家幸存者证词再揭恐怖性酷刑(2014年7月23日)  🌕 中共专门迫害女性的活地狱 19种酷刑(下)(组图)(2013年6月6日)  🌕 中共专门迫害女性的活地狱 19种酷刑(上)(组图)(2013年6月6日)  🌕 马三家引爆中共劳教对男法轮功学员性酷刑大曝光(慎入)(2013年4月10日)

浏览 282394
收藏 3
评论 3

falundafahao  2018-12-25 14:56

报应从来没有缺失,报应总是按照常人的运转规则行事。统计一下吧: 那些抛弃出卖自己的灵魂,投靠共党邪灵,迫害大法弟子的,最后结局必定是,或革职投入监狱,或車祸暴毙,或恶病缠身!

vovov  2018-12-05 12:30

恶党是什么东西?它们自己说是特殊材料构成的,那就是象九评所说的邪恶基因:假~恶~斗~邪~骗~煽~间~灭~控。

falundafahao  2018-11-08 04:17

报应从来没有缺失,报应总是按照常人的运转规则行事。统计一下吧: 那些抛弃出卖自己的灵魂,投靠共党邪灵,迫害神佛弟子的,最后结局必定是,或革职投入监狱,或車祸暴毙,或恶病缠身!

网门大陆网址(自带翻墙) | https://x.co/ogate | https://git.io/ogate2 | https://bit.ly/ogate8

网门安卓版(自带翻墙) | 网门电脑版(自带翻墙) | https://x.co/ofile | https://gitlab.com/ogate2/up | https://github.com/opipe/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