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选通道三。珍惜与维护平台环境是大家共同的责任。内容推荐与技术问题请发反馈。视频或文章解析失败时,请点刷新。
453—2018年天象揭秘 -下部

逆天而为痛悔迟67:1958──水守斗尾金守牛,屠杀饿殍妖言吼(上)

作者:古金

图67-1:1958年天象“水守斗尾、金守牛”,和上一章1950年天象“水守斗牛金守牛”,相似但更严重。(古金提供)

67:1958──水守斗尾金守牛,屠杀饿殍妖言吼(上)

在《第66章 水守斗牛金守牛,土改镇反杀未休》中,我们对比了1942年、1950年的金星守牛的天象,展现了这两次天劫相同的实质因素和内在因果,特别指出1950年中共镇压反革命,是钻天象的空子,而且当年天象的劫数本在吴越地区,被中共泛滥全国,那次逆天招来的天谴报应,来得非常快。

这里先声明一点,笔者无意于给谁正名,而是为了拨开迷雾,展现历史的真容,只有深入真相的实质,对比天象,才能充分展现给后世的深入警示,大家也自然明白,为什么1958年开始的大劫,会落在广大农民身上。

(接前文 逆天而为痛悔迟66:1950──水守斗牛金守牛,土改镇反杀未休

1. 天象循环,因果互见

1958年三大天象:金星逆行守牛,水星顺守斗、逆守尾,四星聚,交织在一起,成了华夏的大劫。我们先分开讲解,再汇聚探究,这样会减少纷扰。

金星逆行守牛的天象,根源可追溯到1950年相同的天象中。

图67-2:1950年金星逆行守牛宿,中共钻天象的空子镇压反革命,无数抗日民族英雄被杀、被关押批斗,在饥寒交迫中被奴役。(古金提供) 图67-3:1958年太白逆行守牛宿,中共大跃进放卫星,征粮、夺粮造成大饥荒。(古金提供)

1950年中共逆天而为,向人民开战大肆杀戮,招来的天谴,本章聚焦在两个层面。

在天子层面,作为1950年镇反、土改运动的发动者、督导者、推动者的红朝开国天子毛泽东,将被上天削掉天子权柄。《乙巳占》中说,金星守牛的天意之一是分野国的政权易主,而1950年天定的吴越之劫和吴越的政权易主,中共做成了全国性的屠杀,那么相应的全国政权,也将被易主。在人间的表现是,1959年4月刘少奇正式当选为国家主席,天子易主。当然这是一个渐进过程,1953年12月,毛泽东提出由刘少奇主持“一线”工作、自己退居“二线”,开始放权;1957年底,毛访问前苏联时,向苏共书记赫鲁晓夫通报,将由刘少奇接任国家主席,到1958年大跃进时,基本全面放权。

在百姓层面,是中共大跃进、大抢粮、基本不救济,造成3~4年大饥荒,中共谎称“三年自然灾害”。

图67-4:1958年中共提出社会主义建设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后来被称为三面红旗,酿成空前人祸。(公有领域)

“中共党魁毛泽东作为三面红旗的制定者、大跃进的发起者,必须为饿死数千万人负责。”——这个观点,成了很多人心中的常识,貌似板上钉钉,却背离真相。

还原历史真相,大家能从事实、天象、天理中看到:饿死4000万人的大罪,主要责任还真算不到毛的头上。是很多人想撇清自己,让毛一人替大家背黑锅,成功误导了大众。

可能有读者会反驳:“怎么可能?那是我们亲身经历的历史,难道我们还不清楚吗!”

其实,盲人摸象的道理,大家都懂,人经历过的历史,他只能了解他经历的小小局部,看不到全局。比如,人们都是从西方大预言《诸世纪》中说的“1999年7月的大劫”中走过来的,中国最著名的大预言《推背图》中预示的这段历史是“九十九年成大错”,在这场劫数中,太多的人被谎言误导,错都不知道怎么错的。后面会深入剖析1999年的天人之际,这里只是举个例子。

下面就在逐步展开那些已经公开的、大家都能检索到的,但是被边缘化了的史实,展现大跃进的真实轮廓。

2. 58年大跃进的基础,虚假的连年大丰收

大跃进的基础,是中共建立红朝之后的连年“大丰收”,可惜,除了初期的丰产,后期靠的是名征实抢和造假。

19491952:土改运动,土匪式的致富

1949~1952年,大陆农业确实普遍丰收,这是“土改运动”杀鸡取卵造成的暂时现象。中共裹挟广大农民,大肆杀地主、杀乡绅,剥夺他们财产、土地,把土地和部分粮食分给贫下中农,农民以为有了自己的土地,干劲儿大,种粮致富造成了暂时的丰收。

这是掠夺式的致富,得的是不义之财,逞一时之乐,不会长久。人人被卷入运动,站队在中共一边背上血债,必然要偿还。

19521953:农村合作化,农民农奴化

好景不长,不到两年,农民刚分到的土地就逐步以“农村合作化运动”为由,成为集体所有制,交公了。1951年9月,中央下发《关于农业生产互助合作的决议》,恐怖开始笼罩农村,谁敢不自愿参加合作社?关起来,再反对,打!再不响应就成了坏分子、人民公敌了。结果农民都“自愿”交出了土地。

农民的口粮被政府严格控制,除了劳动,不准流动,连外出都要申请、开介绍信,否则就是盲流随时可被抓捕判刑。农民失去土地又被彻底束缚在土地上,开始成为农奴。

1953:统购统销的制定,邓小平的宿命

1953年10月16日,中央书记处书记邓小平起草制定了《关于实行粮食的计划收购与计划供应的决议》,这就是“统购统销”,计划收购简称统购;计划供应简称统销。

统购与“征收粮食”不同。征粮是无偿交给中共的,中央的公粮比例是总产量的17%,地方政府附加公粮为15%,合为32%,因为毛泽东说过:“只要征购不超过产量的1/3,农民一般不会造反。”但是,这只是文字上不超过1/3,实际会超过,因为总量不是“实际产量”,而是拍脑袋的“预定产量”,即按前一年产量加上设想的“连年增产丰收”,来年无论收成多少,都按这个高指标无偿征粮。

统购是收购粮食,即农民留下口粮后,余粮必须低价卖给中共政府。统销,是声称在农民缺粮时节,可以到政府供销社买“平价粮”,以度过饥荒。

乍一听不错,卖出去省得粮食发霉了,不够吃再买回来。就像《第39章 五星连珠强国梦,变法逆天悔成空》说的王安石变法一样,乍一听新法不错,深入分析是严重剥削,执行起来要吃人的!因为农民留多少口粮,被严格控制,是仅仅够一家人一年生存的最低标准。实际执行中,干部带着民兵入户搜查,明抢,结果农民在平时还不敢吃饱饭的情况下,每年还要断粮3、4个月,靠吃野菜等渡荒。这在著名学者周鲸文[1]的《风暴十年:中国红色政权真面貌》一书中有详细介绍。

控制了口粮,中共就控制了全体农民的命。过去的农奴尚能吃饱饭,常年在饥饿中被中共严重压榨的广大农民,却被自称“翻身当家做主人”。

统购统销的范围,后来从粮食扩大到棉花、纱布和食用油等,农村的自由市场被取消了,私下交易成了黑市。人们只能到政府的供销社买东西,还要限量、凭票,物资贫乏,社会萧条。

大家看看,邓小平制定的统购统销政策,表面文章和实际效果,和王安石变法像不像?很像。其实,邓小平的前世,正是北宋当时的改革家王安石。这也是历史的宿命。前面讲过:北宋的旧运程中,在五星连珠天象下北宋大一统的盛世,天象注定的王安石的辉煌,都被祖上(宋太宗)的逆天大罪给毁掉了。天道是公平的,历史会再给王安石一次开启盛世的机会,不过得先让他在历史的教训中清醒过来,于是先重演历史,重蹈覆辙。

19531957:一五计划,虚假的农业大丰收

中共称1953~1957年,第一个五年计划提前超额完成,其中农业平均每年增产3.7%。

深入看,这又是玩数字骗局。1954年,统购统销的第一年,广东省超额从农民手中统一收购7亿斤粮食,大丰收谁怕多征购?可是当年广东全省缺粮成灾,何来大丰收?

1957年9月20日《人民日报》社论中《农业税秋征的任务一定要完成》中说:“去年全国竟有15个省市没有完成任务……而且公粮尾欠数字大于往年。今年夏季丰收的省份中,也有的没有完成夏征任务。”

“公粮尾欠数字大于往年”也就是说年年拖欠,“夏季丰收的省份也有的没完成夏征”,也就是说:其一,还有一些没有丰收的省份;其二,丰收有水分,所以完不成征粮任务,在竞相以“丰收政绩”邀功请赏的年代,如果真“丰收”了,怎么完不成任务?

从近年来解密的资料看,中央内务部统计(并不全面)的春荒数据:1955年全国逃荒的农民已经是1953年的3.5倍,是1954年的2.5倍,1953年非正常死亡(春荒饿死)263人,1954年475人,1955年1477人,1956年10,012人,连年暴增。这些都在给一五期间“农业大丰收”打脸。

在虚假的农业大丰收的基础上,中共开始了大跃进。

3. 老毛大跃进,部下争激进

刘周反冒进,老毛反反冒进

中共在一五期间片面追求高速发展,不懂综合平衡,层层追求成绩,抬高各项生产指标,冒进的结果,1955年第四季度开始出现社会经济混乱、市场紧张的局面,遭到民主人士的尖锐批评。乱局之下,主抓经济的副主席刘少奇、总理周恩来开始“反冒进”,1957年的工业发展速度降至10%,被毛批评。

“冒进”是贬义词,毛要“反‘反冒进’”,是更冒进,更贬义,不好听。周恩来于是向毛提出:谭震林提出的“跃进”很好。毛一拍即合,从此要大跃进,刘、周只得先左转,跟进。

党魁云集苏联,老毛放出豪言

1957年11月,苏共庆祝十月革命胜利40周年,共产阵营的各国魁首聚集莫斯科,苏共书记赫鲁晓夫在大会上宣称:“和平竞赛,苏联15年超过美国”。毛泽东不甘示弱,斟酌再三喊出了“中国的钢产量5年后达到1000万到1500万吨,15年赶超英国”的壮语。

老大一放口,部下竞风流

毛的豪言,并非狂热。事实上中共钢产量超过英国是1975年,用了18年。如果中共不瞎折腾走弯路的话,15年钢产量超英是必然的。但是,毛的豪言激起了部下的狂热,最后“感染”得毛也“发烧”。

1958年3月20日,冶金工业部部长王鹤寿向中共中央和毛泽东作报告,1962年钢产量可以达到1500万吨,十年超过英国、再有十年赶上美国“是比较现实的设想”;4月14日,国家经委上报1958年计划钢产量711万吨;5月,中共八大二次会议上,中央书记处书记李富春提出1962年钢产量3000万吨,7年赶上英国、15年赶上美国的计划。毛信以为真,这样,第二个五年计划就提出“超英赶美”:要在主要工业产品产量方面在十年内超英国、十五年内赶美国。五年之内,钢产量要由1200万吨提高到3000万吨,粮食产量从5000亿斤上升到7000亿斤。

从此大跃进在中国大陆全面展开:农业“以粮为纲”,要求5年、3年甚至1、2年达到12年纲要的指标。工业则“以钢为纲”,将“超英”的时间缩短为7年、5年,以至到6月份毛泽东签字的报告定为“两年钢产量超过英国”。

4. 毛泽东与部下的权力制衡

刘少奇挺毛得帝位

没统领过军队的刘少奇没有战功,自然驾驭不了毛的开国武将们,毛泽东为什么要让他接班呢?

因为毛认为刘是最忠实、最不会也没有能力反毛的。刘少奇在1935年红军败逃长征途中的遵义会议上,开始力挺毛泽东;后来在延安,又大张旗鼓地推抬“毛泽东思想”,在中共第七次代表大会上,高呼毛泽东万岁,神化毛;而且在延安整风运动中,不遗余力地帮毛整人,帮毛树立了绝对的权威;由此深得毛的赏识,被毛提拔为副主席,地位高于资格最老的周恩来。

具体做事,君命有所不受

毛泽东爱做总指挥,让手下去做具体的事,他做宏观指导。不过毛确实有时候瞎指挥。在《第62章 为谁扛罪遭迫害?忍辱成道天机开》中讲过:1946年国共内战时,林彪初战东北,毛不断下令让林彪死守四平,林彪最终抗命逃跑,如果听毛的,林彪就被孙立人全歼了。“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孙子兵法》这个基本常识谁都懂,部下对毛的命令不是都听,部下实在不听,毛也没办法。

和一群手下意见对立,也有最终证明毛正确的时候。如1948年国共决战东北,打辽沈战役,毛命令林彪冒险打锦州,林彪不敢也不情愿,执意先打长春,围困长春4个多月也没打下来,最后听了毛的,打锦州掐住东北的咽喉,全盘大胜。

老毛还有时候做甩手掌柜。1948年的淮海战役(民国称为“徐蚌会战”), 毛放手不干涉,粟裕、邓小平等人指挥,大胜。

邓小平等人习惯于自己独断办具体的事,主席不用操心、等“好消息”就行了。大家都忙于国事,谁愿意隔三岔五就被毛叫去开大会纠偏,难道我们都是笨蛋?烦不烦?

5. 征粮之争,谁菅人命

毛自以为始终抓着最终决策权,当他判断手下要捅篓子,或者违背他的意图时候,一定要向下插手。

中共政策严酷,农民不得温饱

压榨农民口粮的事,中共各级都知情,就是不让农民吃饱饭。

1952年,中央财政部长、华北局第一书记薄一波,在对华北的调查报告中说:“过去山区农民一年只吃上十顿的白面,现在则每个月可以吃四五顿、七八顿,面粉需求量空前增大了,这是国家收购小麦困难的主要原因之一。”

1953年中共开始额外统购、强买农民的“余粮”,是中央相信农民完全可以“吃少,吃粗,吃稀”,挤出口粮给国家。首次统购,毛泽东一再强调可以摊派,但要合理,数字不要太大。结果1953年度统购825亿斤粮食。

1954年发生了全国范围的严重水灾,许多粮食产区严重减产,中央不但不救济,反而把征购任务提高到了868亿斤,其中向灾区增加指标20亿斤,最后全国征购达895亿斤,占当年全国粮食产量3420亿斤的26%!加上中央和地方无偿征收公粮的至少32%,农民至少59%的粮食被中共剥夺走了,比中共宣传的“吃人的封建社会、黑暗的旧社会”,可黑暗太多了。

统购统销实行伊始,各地抗争闹出人命的事此起彼伏,中央认为是地方干部粗暴所致,同时认定农民自私,而政策无误,当时中共高干却个个过着奢侈的生活,中央玩女人成风。

老毛插手,手下不服

1955年严重春荒(1954年中共征粮、强购过度),上报饿死1477人。在粮食高度紧张,社会极度恐慌的情况下,中央的统购计划竟然达到了前所未有的950亿斤,遭到了各地政府的反对,后来降到900亿斤的高指标,中共竟然发布文件:“中央认为这个指标是适当的。一定要看到,确定本年度征购九○○亿斤这个向农民要得较少的数字,是我们对广大中农的让步,是党和政府进一步加强同占农村人口百分之六○以上的新老中农团结的步骤。”

1955年5月中旬,毛泽东从新华社的《内部参考》和民主人士黄炎培写给他的信中,发现粮食征购出了问题。由于基层瞒上欺下,毛只好派警卫团的战士回家乡调查。看了调查结果,毛当面批评陈云:1954年多征了70亿斤粮食,把统购统销的名声搞坏了。

陈云等人却没有认错,不经毛的同意,把1955年度的统购的指标,在大会上直接宣布降到864.5亿斤。毛坚决不同意,要压到800亿斤,最多820。经过反复交涉,双方妥协到830.37亿斤,“三年不变”。

由此能看出:毛当时并没有达到一言堂的程度,他也受部下的制约。部下独立自主,先斩后奏,甚至斩而不奏,如果毛没发现的话,就把毛绕过去了。

徭役赋税,历史之最

这里并不是说毛如何为民着想,其实就算是按照毛的800亿斤统购指标,也是残酷剥削。中国历史上有极端的高税收,如春秋时期齐景公曾收过粮食总产的2/3,西晋时征收过70%,那是极其个别的恶政时代,中共抗美援朝时期,征粮也曾大幅度提高,我们不考虑这些不正常时期。就说一般的税收。西汉前期轻徭薄赋,文景之治征收比例是1/15,实际征收减半为1/30,天下晏然。春秋时期的名相管仲提出:“民食十伍之谷”,即赋税比例为5/10。曹操在战争屯田时征税比例是50%,而且免徭役,地方百姓是否参加屯田,完全自愿。50%已经是过去很高的税收了。

遇到灾年,过去基本都要减免赋税,还要救济,而中共在1954年全国范围的水灾之年,征收、强购比例超过59%!毛泽东最后认可的统购830.37亿斤,也只是降低2%而已,仍然是疯狂压榨。别忘了,中央还要强行让农民修水利、建工程等等,相当于过去极为繁重的徭役,残酷为古今之最。

6. 退居二线,意外失权

1953年12月,毛泽东提出退居二线,自己保留着中共主席和军委主席两个大权,以为自己还是老大,大事还得自己拍板,殊不知这是上应天象,因1950年发动镇反、土改,逆天屠杀泛滥而得天谴,天定他失去帝位。

刘少奇、周恩来在渐渐掌握各项实权之际,为下面的人向毛泽东进献美女大开绿灯,让毛在奢华和享受中,只做精神领袖,把军委主席、中共主席也做成管不了事、管不了人的空头司令。

有人可能问了:“中共军委主席不是掌握国家的实权么?”注意:军委主席有实权,是从邓小平开始的,在邓以前不是这样,不然,军委主席毛泽东为什么要发动文化大革命,从精神领域入手、靠红卫兵一步步夺回权力呢?

多次指示猛讲理,老毛说话没人理

1958年3月,在成都会议期间,毛泽东指示《人民日报》总编辑兼新华社社长吴冷西:“现在报纸报道要调整一下,不要尽唱高调,要压缩空气,这不是泼冷水,而是不要鼓吹不切实际的高指标,要大家按实际条件办事。”[2]

1958年4月,武昌会议期间,毛泽东又专门指示吴冷西:“……指标、计划讲得过头了。现在要调整一下,要压缩空气。鼓干劲的话要讲,但不要华而不实……报纸的问题带有普遍性,不仅《人民日报》存在,省报也存在,今年夏天要召开全国报纸的总编辑会议,讨论新闻宣传如何改进。此事要告诉陆定一(注:当时任中宣部部长),并报中央书记处(注:当时书记处第一书记是邓小平)。”

后来吴冷西找陆定一传达指示,陆定一竟然说:“夏天太忙,秋后再说。”[2]

结果怎么样?媒体已经掌控在刘少奇副主席手里,根本不理“二线老毛”那一套,频频报导“一线刘副主席”在各地的考察,全国浮夸。

刘周昏头大跃进,浮夸高产害国人

1958年7月5日,刘少奇在北京石景山发电厂同工人谈话时说:“现在赶上英国不是十几年,二年三年就行了。明年后年要超过英国,这不是假的。十五年超过美国的问题,其实也用不了十五年,七、八年就行了……中国进入共产主义不要好久,你们大家都可以看到共产主义。”(被毛斥责为“穷过渡”)

1958年7月14~18日,刘少奇到山东寿张县视察,报导说:少奇同志在参观了台前社亩产将达到3~5万斤的玉米,3~5万斤的谷子,30万斤地瓜和1.5万斤籽棉的丰产后,赞扬他们说:“你们压倒了科学家,他们没敢想的,你们做到了,这是个革命。”

刘副主席的讲话一传出,全国各地纷纷把原来亩产千斤、几千斤的试验田招牌,改成几千斤、上万斤甚至十几万斤。

1958年8月27日《人民日报》上《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一文说:1958年8月,刘副主席派人到山东寿张县进一步考察,写回的调查报告说“今年寿张县的粮食单位产量,县委的口号是‘确保双千斤,力争三千斤’,但实际在搞亩产万斤粮的高额丰产运动,一亩地要产5万斤、10万斤,以至几十万斤红薯,一亩地要产一、两万斤玉米、谷子,这样高产的指标,当地干部和群众,讲起来像很平常,一点也不神秘。一般的社也是8千斤、7千斤,提5千斤指标的已经很少,至于亩产一、两千斤的根本没有人提了。”[3]

9月10~11日,刘少奇把徐水县定为“共产主义试点公社”后,亲自去视察,当听到当地人说“给山药灌狗肉汤,亩产可以收120万斤”,刘说道,“那么做真有效果吗?哈哈!你们可以养狗啊!狗很容易繁殖嘛!”[4]

1958年9月30日《人民日报》发文说:9月19日到28日,刘少奇视察江苏,在常熟县和平人民公社参观中稻丰产实验田,他问党委书记:“亩产可以打多少?”回答说:“可以打1万斤。”少奇同志说:“1万斤,还能再多吗?你们这里条件好,再搞一搞深翻,还能多打些。”

图67-5大跃进中的亩产“世界纪录”不断被刷新,被称为“放卫星”,实际当时水稻亩产最高只有800斤左右,广东的早稻亩产最高不过300斤。(公有领域)

7. 老毛频警告,次次皆无效

第一次郑州会议

为了纠正全国的“共产风”,1958年11月2~10日毛泽东在郑州主持召开会议。

11月6日,吴冷西和毛的秘书田家英向毛汇报他们在河南修武县调查的情况,委婉地说到群众大炼钢铁的干劲很大,地里庄稼没人收时,毛说:“1070万吨钢的指标,可能闹得天下大乱。从北戴河会议(注:定下大炼钢铁的国策)到年底只有四个月,几千万人上山(注:上山开铁矿、炼焦炭、伐木,炼钢铁不能在田间耕地里),农业可能丰产不丰收,食堂又放开肚皮吃,怎么得了?这次郑州会议要叫大家冷静下来……人民日报和新华社天天作报道,发表议论,尤其要注意头脑冷静……”[2]

结果依然无效。

武昌会议

同年11月21~27日,毛泽东在武昌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他说:“现在要减轻点任务,水利建设,去冬今春全国搞五百亿土石方,而今冬明春要搞一千九百亿土石方,多了三倍。还有各种各样的任务,钢、铁、铜、铝、煤炭、运输、加工工业、化学工业,需要多少人力财力?这样一来,我看起来,中国非死一半人不可,不死一半,也要死三分之一,或者十分之一,死五千万人。死五千万人,你的职不撤,至少我的职要撤,头也成问题……你们一定要搞,我也没有办法,但死了人不能杀我的头。明年3000万吨钢(8月17日的北戴河会议决定1959年钢产量为2700~3000万吨),究竟要不要定这么多?搞不搞得出?要多少人上阵?会不会死人?这次会议要唱个低调,把空气压缩一下。”

结果还是无效。1959年2月,毛泽东赴河北、山东、河南三省调查,发现“共产风”相当严重。

第二次郑州会议

1959年2月27日开始,毛泽东在郑州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即第二次郑州会议。会上,毛痛批道:“从去年9月人民公社成立后,刮起了一股‘共产风’,主要有三条:一是穷富拉平,二是积累太多,三是猪、鸡、鸭无偿归公社,还有部分桌椅、板凳、刀锅、碗筷等无偿归公社食堂,还有大部分自留地归公社……这样做,实际是抢产,没给钱,不是抢是什么?这样下去,一定垮台!我代表一千万队长干部,五亿农民说话,坚持右倾机会主义(当时谁反对刘少奇的‘共产风’,就被刘掌控的干部队伍批判为右倾),贯彻到底,你们不跟我贯彻,我一个人贯彻,直到开除党籍,要到马克思那里告状!”

会议结束的3月5日,毛生气地说:“共产主义没有饭吃,天天搞共产,实际上是抢产,向富队共产……武昌会议时,价值法则、等价交换已弄清,但根本不执行,等于放屁!”

8. 庐山会议,逆转谜中见天机

1959年7月2日~8月1日的庐山会议,是大跃进中的重大事件,这次会议的历史事实记录,非常清楚,但是因为毛意外反转,迷惑了很多人,以至于很多人经历了这段历史,或者通读了这段历史,也看不到深层的实质,因为天机在过去是不能直接示人的。

毛一反常态,判若两人

庐山会议的费解之处,就在毛身上。毛召开庐山会议,本意是在前面几次“纠左”无果的情况下,开大会继续纠正刘少奇直接领导下的政府犯的“共产风”、“浮夸风”等极左错误,改进工作,更好地大跃进。

庐山会议的第二天,7月3日,毛泽东还对赵紫阳在广东省从化县(今广州市从化区)的调查报告批示道:“……我同意赵紫阳同志的意见,早稻每亩能收300斤已经很好,比去年的200斤增长50%,何况还有350—400斤的希望。原先的800斤指标是高了,肥料和深耕两个条件跟不上去……”

可是11天后,当彭德怀私下上万言书给毛泽东,详细指出大跃进的错误时,毛一反常态,变得极左,把彭德怀和同意彭的意见者,打成“彭德怀、黄克诚、张闻天、周小舟反党集团”,全面护左。

为什么毛泽东前后判若两人?有人说是彭德怀触动了毛的权威和自尊,说毛晚年糊涂骄横,不让人说不。这只是一种解释,一种局部视角的解释而已。

试想,最触动毛权威和自尊的是刘少奇,前文说过,为了纠正刘少奇的极左,毛多次开高级领导人会议,细细讲理,结果都没人理,各级干部继续极左跟定刘少奇,气得毛泽东说自己说话“等于放屁!”毛一次次在全国干部面前碰壁,已经威信扫地,为什么毛不趁机整3个月前刚当选为国家主席、羽翼未丰的刘少奇?毛当时还是中共主席、军委主席,在那个绝佳时机,完全可以做到啊。

而彭德怀很给毛面子,彭认为不宜在小组公开讨论,私下给毛写万言书。为什么毛却突然从应该整治极左的刘少奇,变成要维护屡屡打他脸的刘少奇,甚至比“刘少奇”还“刘少奇”了呢?

金星守牛魔咒下,谁当老大谁犯傻

大家可记得《第48章 1942:毁佛遭天谴,惨死野人山》中讲到缅甸战场前期的一个奇怪现象,缅甸的盟军,谁当老大谁犯傻,亚历山大、史迪威、杜聿明,相继犯傻,把远征军推向大败,而亚历山大、史迪威不当老大的时候,就清醒了,当老大的杜聿明一直犯傻下去,把远征军推向了惨死之路。因为当时的天象是金星守牛宿,妖言祸乱,盟军主帅的思维被撒旦干扰控制,特别是杜聿明,肉身易主,判若两人,从一个大英雄,变成了害人祸国的小人,使出的毒手,超人地精准……

图67-6:1942年金星守牛天象下,盟军老大相继犯傻,把国军推进了野人山的魔爪。(古金提供) 图67-2:1950年金星逆行守牛宿,中共钻天象的空子镇压反革命,无数抗日民族英雄被杀、被关押批斗,在饥寒交迫中被奴役。(古金提供)

1958年的天象,见图67-2,同样是金星逆行守牛,同样的妖言祸乱,撒旦全面干扰老大的头脑。现在这个撒旦恶灵,是一条红色大龙,又叫赤龙,《圣经‧启示录》中说:“大龙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旦,是迷惑普天下的。它被摔在地上,它的使者也一同被摔下去。”意思很直白:赤龙到人间来了,现在叫它共产邪灵。

这个《启示录》上“迷惑普天下”的、毁灭人类的邪灵,可是厉害,它不只是干扰一两个人,能同时干扰、搅动所有的跟它思想相近(党性强)的人。浮夸风中的各级干部和积极的农民,还有媒体人,竞相造假搞成绩,害人害己,其实也都是被那个邪灵全面干扰着,极不清醒,无数个推手把人民推向了深渊。当然,对一般人是偶尔干扰(在需要的时候,人表现党性的时候),而对领袖老大,是全面干扰。

刘少奇为什么被浮夸风欺骗?为什么那么极左,极力推动大跃进,推动浮夸风、共产风?因为他渐渐架空了毛,掌握了中共的实权,成了真正的老大,那共产幽灵就干扰它的脑袋干坏事。

而毛为什么在庐山会议上,突然一反常态,判若两人,走上了极左的错误轨道?因为1958年工业大跃进失败,大炼钢铁彻底失败,农业大跃进也失败,开始大量饿死人了,刘少奇震惊了,发现自己被下属骗了,他醒了、害怕了。在以前的中共高层会议上,刘是不敢在毛面前当老大,现在的庐山会议,他虽然已经当了两个多月的国家主席,却暂时不愿意当老大了,老大是要担当历史主要责任的。那段时间,他甘心让毛充大头,他要躲在大头的阴影下,逃避谴责。刘清醒了,共产幽灵就不好全面干扰他了,所以就改为全面干扰毛老大,使得毛突然由右变为左。

彭德怀为什么不向刘少奇发难?

熟悉这段历史的读者可能会问:刘少奇确实急于“穷过渡”,但是,如果按你说的,是刘少奇这个副主席把大跃进搞得更极左,刘推出来的浮夸风、共产风,为什么彭德怀矛头直指毛泽东,而不指刘少奇呢?这不和事实矛盾了么?

其实,刘少奇的巧妙就在这里。前文说过,刘少奇帝位不正,他没有战功,是靠推抬神话毛泽东得到的继承人的位置,谁服他?特别是那些开国武将功臣,更不服他。你看刘少奇被毛在文革中打倒时,哪个老帅出来替刘说话?既然不服刘,刘怎么主持实际工作?他靠打毛的旗号,毛泽东思想唱得漫天响,人们都以为他是按毛的指示在台前做事,毛在幕后指导的他,以为他请示毛得到首肯才做的,都以为他在执行毛的路线,谁知道他是自己搞一套啊?特别是彭德怀,离毛比较远,他管军队,少参与政府的事。

有个典型的例子,中共的创始级元老,一大的代表李达,1958年时在武汉大学当校长。1958年9月,毛泽东视察到武汉,接见了李达。当时正是大跃进疯狂浮夸、放卫星的时候,李达当面指出当前口号喊得过分:“现在,人的胆子太大了,不是胆子太小,你不要火上浇油,否则可能会是一场灾难!……你脑子发热,达到39度高烧,接下来就会发烧到40度、41度、42度……”

毛泽东怎么回答?他能这么说么:“不是我喊的,是刘少奇喊的,我怎么管也管不住。”那不等于说自己是个“假老大”了么?加上毛泽东还把刘少奇当自己的手下,护短,所以硬着头皮跟李达顶牛,被李达大骂一顿,两头受气。

彭德怀不理会刘少奇,还有一点,他觉得找刘少奇的麻烦没用,直接找刘背后的后台毛。他与毛是生死之交,关系比刘跟毛还近呢,而且是私下递信不公开,给足了君主面子,谁成想毛突然变了个人?

眼花缭乱的表象,纹丝不动的实质

毛刘忽左忽右,眼花缭乱只是表面,背后深层的本质没有变过。谁当老大谁犯傻、谁极左,都是被那个共产幽灵搞的。建国初期,老毛是老大,被赤龙操控,凶残镇反、土改,还反“反冒进”,而刘少奇是清醒反冒进;等老毛放权,老刘掌握实权后成实质老大,老刘又被赤龙全面干扰,极左“共产风”、“穷过渡”。搞出了“刘式浮夸大跃进”,老毛反而清醒,要搞“实事求是的毛式大跃进”,他纠左;到庐山会议老刘暂时退缩,毛泽东暂时当老大,毛被共产邪灵搅动得突变极左。那个在背后干扰中共老大的共产幽灵,可是一条直线,没有任何逆转,径直把国家和人民推向大劫的深渊。

明白这个道理,也就明白为什么江泽民那么祸国殃民,最终要迫害信仰,迫害法轮功了,为什么继任的“天子”会有各种原因、借口,延续迫害的政策了,因为思维都被同一个共产幽灵全面干扰着。

(未完,待续)

注释:

[1]周鲸文,奉天省(今辽宁省)锦县人,是东北军将领张作相的外甥,张作相是和东北大帅张作霖一同白手起家打拼的把兄弟。周鲸文早年就读于北京汇文中学,后赴日本早稻田大学、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留学。毕业后在英国入伦敦大学学习政治学。1931年回国,主办《晨光晚报》。1933年《塘沽协定》后,在京津地区组织东北民众自救会,出版《自救》杂志。1936年任流亡东北大学秘书长、法学院院长、代理校长。1938年赴香港,创办《时代批评》半月刊。是中国民主同盟的发起人之一,当选民盟常委、副秘书长。1949年后,任中共第一届全国政协委员,第二届全国政协常委,中央政务院政法委委员。1956年12月逃往香港,1958年8月在香港发表声明,反对中共反右运动,1985年逝世。

[2]吴冷西,《忆毛主席——我亲身经历的若干重大历史事件片段》新华出版社,1995年版。
[3]刘西瑞,《人民日报》,1958年8月27日。
[4]《人民日报》,1958年9月18日。@*#

点阅《逆天而为痛悔迟:453-2018年天象揭秘》相关连载文章。

责任编辑:王愉悦

逆天而为痛悔迟:逆天而为痛悔迟67:1958──水守斗尾金守牛,屠杀饿殍妖言吼(上)(2019年9月4日)  2019-09-04 08:46   刷新   加密线路   快速线路 

从天象文化的最低视角,回顾历史,展现天人合一的精妙,扫除迷惑误解的干扰。回推的历史,揭示人间的真史的精彩,明白历史奠定的真机所在。

如无法浏览,请切换线路。音视频下载,请点击顶部。扫描二维码,直达本节目。点击二维码,分享到微信。下载安卓版,才不会失联。三退觉醒。搜索直达:c816575

逆天而为痛悔迟  🌕 逆天而为痛悔迟67:1958──水守斗尾金守牛,屠杀饿殍妖言吼(上)(2019年9月4日)  🌕 逆天而为痛悔迟66:1950──水守斗牛金守牛,土改镇反杀未休(2019年7月16日)  🌕 逆天而为痛悔迟65:1950──顺天出战逆天惨 两共欺天待天谴(2019年6月12日)  🌕 逆天而为痛悔迟64:为谁扛罪遭迫害?忍辱成道天机开(下)(2019年5月1日)  🌕 逆天而为痛悔迟63:为谁扛罪遭迫害?忍辱成道天机开(中)(2019年4月21日)  🌕 逆天而为痛悔迟62:为谁扛罪遭迫害?忍辱成道天机开(上)(2019年4月15日)  🌕 逆天而为痛悔迟58:千年预言在,王者悄归来(下)(2018年12月20日)  🌕 逆天而为痛悔迟57:千年预言在,王者悄归来(中)(2018年11月21日)  🌕 逆天而为痛悔迟56:千年预言在,王者悄归来(上)(2018年11月2日)  🌕 逆天而为痛悔迟55:1942——再穿野人山,征程越千年(下)(2018年9月20日)  🌕 逆天而为痛悔迟54:1942——再穿野人山,征程越千年(上)(2018年9月20日)  🌕 逆天而为痛悔迟54:1942——再穿野人山,征程越千年(上)(2018年8月18日)  🌕 逆天而为痛悔迟53:1942——神迹频见仁安羌,长坂雄风再辉煌(下)(2018年8月5日)  🌕 逆天而为痛悔迟52:1942——神迹频见仁安羌,长坂雄风再辉煌(上)(2018年8月5日)  🌕 逆天而为痛悔迟51:1942——英中毁佛继天谴,逆天惨劫醒人间(下)(2018年6月1日)  🌕 逆天而为痛悔迟50:1942——英中毁佛继天谴,逆天惨劫醒人间(上)(2018年6月1日)  🌕 逆天而为痛悔迟49:1942——毁佛遭天谴,惨死野人山(下)(2018年4月22日)  🌕 逆天而为痛悔迟48:1942——毁佛遭天谴,惨死野人山(中)(2018年4月22日)  🌕 逆天而为痛悔迟47:1942——毁佛遭天谴,惨死野人山(上)(2018年3月28日)  🌕 逆天而为痛悔迟46:1945——水火犯南斗 完胜西南收(上)(2018年3月9日)  🌕 逆天而为痛悔迟44:1937——水双守斗火守心,蒋公顺天解劫困(中)(2018年2月10日)  🌕 五星连珠 (2018年2月5日)  🌕 逆天而为痛悔迟43:1937——水双守斗火守心,蒋公顺天解劫困(上)(2018年1月31日)  🌕 逆天而为痛悔迟42:逆天诅咒定,盛世梦未空(2018年1月2日)  🌕 逆天而为痛悔迟41:红朝造伪史,预言见真知(2017年12月30日)  🌕 逆天而为痛悔迟40:1067年──五星连珠强国梦,变法逆天悔成空(下)(2017年12月26日)  🌕 逆天而为痛悔迟39:1067年──五星连珠强国梦,变法逆天悔成空(中)(2017年12月23日)  🌕 逆天而为痛悔迟38:1067年──五星连珠强国梦,变法逆天悔成空(2017年12月15日)  🌕 逆天而为痛悔迟37:辽兴宗违誓失天下 宋仁宗因祸得正统(下)(2017年12月12日)  🌕 逆天而为痛悔迟36:辽兴宗违誓失天下 宋仁宗因祸得正统(上)(2017年12月9日)  🌕 逆天而为痛悔迟35:宋太宗辱没天命 辽太后承揽殊荣(2017年11月1日)  🌕 逆天而为痛悔迟34:逆天伟业毁,恶报六世追(下)(2017年10月10日)  🌕 逆天而为痛悔迟33:逆天伟业毁,恶报六世追(上)(2017年10月6日)  🌕 逆天而为痛悔迟32:荧惑犯守东上相,毕士安延寿暴亡(2017年9月21日)  🌕 逆天而为痛悔迟31:荧惑守心似无主,追查天象见天诛(2017年9月8日)  🌕 逆天而为痛悔迟30:木火逆行双守斗,毁佛屠城势难收(下)(2017年8月31日)  🌕 逆天而为痛悔迟29:木火逆行双守斗,毁佛屠城势难收(上)(2017年8月28日)  🌕 逆天而为痛悔迟28:逆行双守女,逆天盟约立(2017年8月24日)  🌕 逆天而为痛悔迟27:至公至平争皇储,金匮之盟真相出(2017年8月22日)  🌕 逆天而为痛悔迟26:“三传盟约”见死结,千年蒙蔽寻正解(2017年8月19日)  🌕 天象预告的朝鲜战争(2017年8月6日)  🌕 逆天而为痛悔迟25:荧惑守女逆天行,太后死、金匮盟 (2017年7月19日)  🌕 逆天而为痛悔迟24:篡位设迷局,手足再血洗 (2017年7月19日)  🌕 逆天而为痛悔迟23:造假象,诱骗千载今曝光(2017年8月14日)  🌕 逆天而为痛悔迟22:伪史堂皇设迷雾,异常之处真相出(2017年8月3日)  🌕 逆天而为痛悔迟21: 两代造伪史,逆天罪难释(2017年8月1日)  🌕 逆天而为痛悔迟20:弑兄篡位千古谜,正本清源释群疑(2017年7月27日)  🌕 逆天而为痛悔迟19:司马立场倾向强,偶做伪史歪真相(2017年7月25日)  🌕 逆天而为痛悔迟18:453-2018年天象揭秘(2017年7月21日)  🌕 逆天而为痛悔迟17:453-2018年天象揭秘(2017年7月18日)  🌕 逆天而为痛悔迟:453-2018年天象揭秘16(2017年7月16日)  🌕 逆天而为痛悔迟:453-2018年天象揭秘15(2017年7月12日)  🌕 逆天而为痛悔迟:453-2018年天象揭秘14(2017年6月27日)  🌕 逆天而为痛悔迟:453-2018年天象揭秘13(2017年6月23日)  🌕 逆天而为痛悔迟:453-2018年天象揭秘12(2017年6月19日)  🌕 逆天而为痛悔迟:453-2018年天象揭秘11(2017年6月17日)  🌕 逆天而为痛悔迟:453-2018年天象揭秘10(2017年6月12日)  🌕 逆天而为痛悔迟:453-2018年天象揭秘9(2017年6月11日)  🌕 逆天而为痛悔迟:453-2018年天象揭秘8(2017年6月6日)  🌕 逆天而为痛悔迟:453-2018年天象揭秘7(2017年5月31日)  🌕 逆天而为痛悔迟:453-2018年天象揭秘6(2017年5月28日)  🌕 神传预言「圣人出世」时间和大灾难因果(2017年5月27日)  🌕 逆天而为痛悔迟:453-2018年天象揭秘5(2017年5月25日)  🌕 逆天而为痛悔迟:453-2018年天象揭秘4(2017年5月18日)  🌕 逆天而为痛悔迟:453-2018年天象揭秘3(2017年5月9日)  🌕 逆天而为痛悔迟:453-2018年天象揭秘2(2017年5月9日)  🌕 逆天而为痛悔迟:453-2018年天象揭秘1(2017年4月27日)  🌕 《圣经.启示录》中的救世主(2017年4月19日)  🌕 《圣经.启示录》第一次“大审判”“头一次复活”(2017年4月19日)

浏览 86961
收藏 14
评论 5

匿名  2019-10-15 17:37

双火逆天为迫害,逆天叛道灾难来,  毁佛灭信遭天谴,十灾九难来的快,  华夏神州不属共,朝朝代代皆属龙,  北极应对天龙星,权杖北斗下神州!

匿名  2019-09-01 05:58

中共采用多种谎言欺骗中国人,每天新闻胡说八道,有脑子的人会思考一下对错,没脑子的人跟着仇恨,自欺欺人的败类!如今终于报应来临了,中共在中国常用污蔑人的手段用在香港民众学生身上了,很快会引发多个国家征讨,真是拿起石头扎自己的脚!赶紧退出中共不要跟它们同流合污!

匿名  2019-08-31 21:51

追求自由民主,坚守普世价值,和平理性游行提出合理诉求的香港民众被中共称为“暴徒”,动用黑警黑社会用刀枪棍砍打伤民众,在没有言论自由网络封锁的国内中共控制的全部媒体泯灭良心睁眼说瞎话掩盖真相,在全世界的注目下邪恶中共竟如此颠倒黑白混淆是非暴力伤人,真是流氓无耻邪恶至极!“中共邪党”一直用"伟光正"的伪装欺骗世人掩盖其“假恶斗”的真面目,给世界带来的是谎言欺骗独裁暴力屠杀贫穷灾难污染腐败!中共是从西方侵入中国的反天反地反人类反宇宙的魔鬼,它窃国后用各种运动斗争有计划系统地摧毁了五千年中华神传文化,杀害八千万无辜生命,“六四”在天安门广场用机枪扫射坦克碾压学生群众,残害修炼佛家大法信仰“真善忍”的法    全文 

匿名  2019-08-09 14:57

顺天三退 共党是福 逆天昧良心迫害祸来

falundafahao  2018-11-05 21:50

网门主页中点"三退",用小名、化名均可。人在做,神在看。三退,弃恶。一念可定自己生命的未来。

网门大陆网址(自带翻墙) | https://x.co/ogate | https://git.io/ogate2 | https://bit.ly/ogate8

网门安卓版(自带翻墙) | 网门电脑版(自带翻墙) | https://x.co/ofile | https://gitlab.com/ogate2/up | https://github.com/opipe/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