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门039 | 环通003 | 私有 | 互通

【内幕】六常委分歧 习决意暂不与美签约

【大纪元2020年06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报导)随着美中关系正面临全面脱钩,美国对华为的制裁越来越严厉。美政府5月时发布新规,扩大华为禁令范围,部分外国生产的芯片也必须向美国申请许可获准,才能出货给华为。此举使得华为生存空间受到挤压。

2019年5月,美国在盛怒下开始制裁华为,源于中共在贸易谈判上出尔反尔。鲜为人知的是,当年4月的中共政治局常委们之间,对于是否与美签订贸易协议出现了分歧,习在误判下决定对美强硬,最终间接影响了华为命运。

其实从2018年底开始,美国一度对中共抱有达成大型贸易协议的希望。

接上文:【内幕】莱特希泽与王岐山言论针锋相对

川习会前 习向安倍请教与川普打交道的技巧

2018年9月18日,川普宣布对2000亿美元中国产品增加10%的关税,于9月24日实施。到2019年1月1日,关税上升到25%。其后,中共宣布对美国约600亿美元商品,加征最高10%的关税。这也是美国对中国商品所加的第二轮关税。

在这种紧张气氛下,川普和习近平于当年12月1日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的G20峰会上会面。就在会面之前那天,即当地时间11月30日,习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举行了会晤。期间,习近平向安倍请教了与川普打交道的技巧。

《华尔街日报》的记者指,习近平想尝试复制这位日本领导人与川普建立亲密关系的做法,并在寻找(自己)能做什么的线索。这次,习近平问及安倍与川普打高尔夫球的经历。

“那么你和川普总统打了多少洞?”习问,“你们当中哪个人打得更好?”

“我不想透露这些信息,”安倍带着笑回答。“但是川普总统比我更好。”

川习“友谊”的实质

2018年12月1日,川普与习近平在G20峰会期间举行双边会晤。

12月3日,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对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透露了G20峰会后“川习会”的一些细节,并称,美方没有做出任何让步,只给了中共90天时间,让他们去做过去20年来早就该做的事而已。

纳瓦罗表示,双方就整个结构性问题进行了讨论。一开始主要是习近平在谈,他是前30分钟里中方唯一在谈话的人。他就加大购买美国商品、保护知识产权、强制技术转让等许多问题作出了承诺。

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Larry Kudlow)则透露,在阿根廷G20峰会期间,刘鹤对美方官员说,北京会就最新的承诺立刻采取行动,有关贸易措施远超1万亿美元。库德洛强调刘鹤用的字眼是“立刻”,这次他们不能放慢、不能拖延、不能阻碍,“中美在一些关于知识产权盗窃的协议上非常接近,就美国公司遭强制转让技术也非常接近达成某些协议。”

在《华尔街日报》的记者看来,川普赞赏习近平的直率讲话,甚至他最鹰派的顾问(纳瓦罗)也这么认为。

“带着其典型作风,川普在当天晚餐后告诉他的助手们,他没有选择而只能暂停施加关税。川普说,当习近平来乞求时,我必须给他一个达成交易的机会。(When Xi comes begging, I have to give him a chance for a deal.)”

政治局常委三对三 习决定暂不与美签约

当年的川习会还有一个插曲。

2018年12月1日,华为创始人任正非长女孟晚舟在加拿大被警方逮捕。有中方人士向英国《金融时报》透露,在川习会见面的最后关头,中方就已知道孟晚舟被抓走的事,但却因为习近平急欲与美方达成休兵,因此才决定隐忍不提,以防节外生枝。

这个事件也使得美中关系转差。在中共文宣的推波助澜之下,中国大陆的民族主义情绪高涨。与此同时,从2019年1月末到4月5日,美国与中共举行了贸易战以来第五轮到第九轮经贸高级别磋商。

莱特希泽和刘鹤最终谈出了一份贸易协议草案。这份草案包含中共需修法以解决美国主要关切的承诺,其中包括窃取美国知识产权和商业机密、强制技术转让、竞争政策、金融服务准入和货币操纵等。

《Superpower Showdown》一书(注:此书由两名《华尔街日报》记者所着,中文名为《超级权力对决》)写道,习近平在2019年4月下旬在中南海举行一次会议,让他的同事们审查贸易谈判结果(协议草案)。但他们的回答令人不放心,他们发出的强烈抵抗信号超过了任何一个美方官员的预估。

六名政治局常委中的三人立即发声反对这项交易,除非中方能从美国得到坚定的承诺,即2500亿美元中国出口商品被加征的关税会得以免除。

人大委员长栗战书强烈反对美国要求中国(中共)在关税下,或特定时间之内改变法律的做法。栗战书认为,中国是主权国家,没有国家有权告诉中国(中共)应该修改哪条法律。

主管意识形态的王沪宁也坚决反对。王沪宁认为,很多中国人会把这个协议视为卖国条约,就像19世纪晚期和20世纪初期那些不平等条约一样。

持反对意见的常委中,最让人跌眼镜的是韩正。韩正主政上海多年,这座城市融合著东、西方文化。美国商人都认为韩正是支持海外投资的同盟。但韩正也认为这个协议太一边倒。

李克强、赵乐际和汪洋的反应并不强烈。他们也有其他常委的顾虑,但他们基本支持与美国达成协议。

面对部分常委支持(与美达成协议),作为一个强烈的民族主义者,习近平认为中共需要在谈判中立场更为强硬。习与美方一样,产生了误判。

在习看来,时间在中国(中共)那边。川普的强硬言论在掩盖其对美国经济的担忧。川普一直在敦促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下调利率。习以为,那唯一可能的是美国经济正在急剧放缓。

习还相信,另一方面,中国经济已经稳定下来,中共可以开始在贸易战中指望同盟国。当年4月份在北京举行的“一带一路”倡议会议上,仍有40位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无视美国的抵制而参会。

习近平指示谈判代表刘鹤,对美国更强硬。

北京发过来的协议草案修改版 被改得“一片红”

5月3日夜晚,华盛顿突然收到来自中共的外交电报。电文系统地更改了近150页的贸易协议草案,从而令美中数月的谈判成果前功尽弃。

《纽约时报》报导,前中央情报局中国问题高级分析师克里斯托弗‧K‧约翰逊(Christopher K. Johnson)说,北京发过来的修改版上面改得“一片红”。

对于中共撕毁承诺,川普非常不满。5月6日凌晨,他宣布将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关税从10%上调到25%,并于5月11日生效,并启动对剩余3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税的程序。

5月13日,中共也宣布对美国商品加税。

当晚7时,央视《新闻联播》罕见使用“贸易战”一词,称“中方已做好全面应对中美贸易战的准备”。

随后,由王沪宁主管的中共官媒开始颠倒黑白,密集批美国立场“倒退”。中共新华社、《人民日报》几乎每天都有一篇或数篇文章批美国。

同时,官媒也连续高调批党内的“投降派”。6月6日,《光明日报》发表《明辨崇美媚美恐美的奇谈怪论》的文章。 7日,新华网发表《不吐不快 让“投降论”成为过街老鼠》的文章。6月11日,《人民日报》刊发《摒弃“恐美崇美”心态》的文章。6月26日,新华网更刊出《警惕那些“手榴弹向后扔”的人》一文。

中共出尔反尔 川普制裁华为

在中共病毒向全世界扩散后,如今中共的“一带一路”项目几乎偃旗息鼓。之前的所谓“盟友国家”,很多都开始与中共反目。如今的局势,与习近平当时所判断的截然相反。

中共背弃谈判承诺的举动,也激怒了川普,同时产生了中共没预见到的另一个重要后果,就是川普开始制裁华为。

近年来,美政府公开怀疑华为与中共军方有关,中共可以利用华为的设备监视该公司在全球的客户,但华为对此否认。美国还指控华为通过将带有美国制造组件的产品运往伊朗来违反其制裁法。

在时任国安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的建议下,美政府内部对制裁华为取得共识。当年5月16日,川普签署行政命令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允许美国禁止“外国对手”拥有或掌控的公司提供电信设备和服务。美商务部宣布将华为及其70家公司列入出口管制实体名单之列,命令未经批准的美国公司不得销售产品和技术给华为。

这也是美中争端渐渐白热化的征兆之一。

川普政府对待华为的立场转变,可能源于2017年美国一名退役空军准将的北京之行。

前白宫国家安全会议负责战略规划的资深主任、退役空军准将斯伯汀(Robert Spalding)今年1月访台时接受《今周刊》专访时,谈到了自己于2017年被派驻北京大使馆担任武官时的见闻。

他回忆说,自己到了北京后不仅请了一位中文老师学中文,还用另一支手机下载了大陆所有的App,像腾讯、微信、百度等,然后他发现,中共政府借此掌握他的很多资料。

“你走进餐厅,根本不用拿出手机,因为监视镜头会辨识你的身份,让店员可以直接叫出你的名字、上菜,你完全不用碰一下手机。”

在北京的生活经验,让这位美国空军准将意识到,集权政府可以如何利用科技来控制社会及人民,尤其5G技术的“黑暗面”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2017年5月,斯伯汀被调回华府接任白宫国安会战略规划主任后,经常探讨中共对美国的国安威胁,对白宫决策层发挥了不小影响力。

川普在2017年12月提出的上任后首份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对于5G策略加上了下面这段话:“我们将改善美国的数位基础设施,布署一条安全的全国5G网络。”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林锐#◇

【内幕】六常委分歧 习决意暂不与美签约

2020-06-29 20:10  c1191613  头条

随着美中关系正面临全面脱钩,美国对华为的制裁越来越严厉。美政府5月时发布新规,扩大华为禁令范围,部分外国生产的芯片也必须向美国申请许可获准,才能出货给华为。此举使得华为生存空间收到挤压。

 0
 0
 0
 2
 13295
更多
反馈
分享
安装
线路C
线路B
线路A
线路9

匿名52408  2020-06-30 18:53  v215212

老川太看重所謂毛衣協議了,他還沒有弄明白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邪黨政權是一個國際流氓團夥且不具有執政合法性,牠們沒有政治道德,即便簽了協議也會隨時撕毀,從不遵守。習近平野蠻無知,只能聽懂大炮的聲音。

习不要脸  2020-06-30 07:56  v214813

习近平面前只有两条死路!自杀!被杀!两者必居其一!

安卓版 https://x.co/ogatea | 苹果版 https://x.co/odisk | 电脑版 https://x.co/ogatew | 大陆网页版 https://x.co/og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