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选通道三。请不要修改几个字重复大量发送,珍惜与维护平台环境是大家共同的责任。

《共产主义黑皮书》:苏联对波兰人的镇压 ——二战前的“波兰行动”

第19章 波兰,一个敌国

波兰是遭受苏联统治最严重的国家之一。这一境况的背景是,参与策划苏联早期恐怖活动的一个主要人物捷尔任斯基(Feliks Dzerzhinsky)是波兰人,还有很多在苏联特色恐怖组织,例如“契卡”(肃反委员会,Cheka)、国家政治保卫总局(OGPU)和内务人民委员会(NKVD)里工作的也是波兰人。有几个原因造成了波兰作为一个“敌国”的特殊地位。其中有些与苏联政权相关,有些则可以归结到俄罗斯人和波兰人之间由来已久的敌意。因此,这场冲突的由来既源于遥远的过去,也源于苏联历任各种领导人──尤其是斯大林──对波兰及其国民的不信任。1772年至1795年间,波兰三次被瓜分,每次沙皇俄国都占了最大的份额。波兰人在1830年和1863年两次起义抗俄,但两次都被暴力镇压。此后,爱国主义和对外国的抵抗──无论是俄罗斯人还是普鲁士人──都是以贵族和天主教神职人员为核心力量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后,随着德国、沙俄和奥匈帝国这三个占领波兰超过一个世纪的帝国的崩溃,历史给了波兰一个独立重生的机遇。但是,以皮尔苏斯基(Jozef Pilsudski)领导的志愿军为主力的独立运动,马上与莫斯科发生了冲突,因为对苏联来讲,要把革命扩展到德国就必须要能控制得了华沙。1920年夏天,列宁的红军对华沙发动了进攻。波兰全国范围内的抵抗化解了这一盲动。1921年,苏联被迫签署了对波兰有利的《里加条约》。斯大林自己的粗心大意造成了红军的失败。他永远没有忘记这次侮辱,也没有放过那些批评过他的人,包括当时红军的领袖托洛茨基(Trotsky)、前线部队指挥图哈切夫斯基元帅(Tukhachevsky)。1921年的事件给苏联领导人,特别是斯大林,提供了一个构建恶意的框架,针对着波兰、波兰人和为波兰独立着力奋斗的贵族、军队和教会。

无论是否是苏联公民,波兰人都在各方面遭受了斯大林主义的恐怖:间谍罪、反富农化、反教权、民族和种族清洗、“大清洗”、边境地区和红军内部的清洗、帮助波兰共产党掌权的“平息”行动,以及其它恐怖主义的其它所有形式,包括强制劳动、处决战俘和大规模驱逐被称为“社会危险因素”的人群。

波兰军队组织和NKVD的“波兰行动”

到1924年,根据《里加条约》将波兰人遣返回国的行动结束,尽管在苏联境内仍然有110万到120万波兰人。他们其中绝大多数生活在乌克兰或白俄罗斯,在那里至少80%的波兰人是从17和18世纪波兰开始在那里殖民以来就迁居到此的农民。此外,在基辅和明斯克等大城市里还有人数相当多的波兰人社区。俄罗斯共和国境内另有20万波兰人,主要是在莫斯科和列宁格勒以及高加索和西伯利亚地区,包括有数千名流亡的共产党人及数量相当的参加过革命和内战的人。其余的则是世纪初搬到那里的经济难民。

两国之间尽管有签署和平条约和建立外交关系,但紧张局势仍持续存在。鉴于1920年的波苏冲突的规模、(苏联)坚信“无产阶级的堡垒”正受到帝国主义者的攻击,很多在苏波兰人对自己被指控从事间谍活动并不特别感到奇怪。仅1924年至1929年间,就有数百波兰人被枪决,尽管实际上只有少数几人确实在从事间谍活动。在苏联反宗教运动中,数百名天主教徒受到迫害、数十人被枪杀或失踪。尽管与对俄罗斯东正教会的镇压规模相比,这些镇压似乎微不足道,却导致了一个为数十万波兰农民提供社会、文化和精神生活基础的教会的消失。

这些农民是集体化的受害者。根据当时用的官方分类标准,其中20%被定为富农(kulaks),更多的被定为中农(subkulaks)。在乌克兰,波兰人反抗得很凶,官方不得不动武。根据当时粗略的估算,仅在1933年,波兰人居住地区的人口减少了25%左右。在白俄罗斯,波兰人农庄的集体化则不那么野蛮。

除了镇压“波兰间谍”,镇压的逻辑很明确──这是当时既定的“阶级斗争”的一部分(即集体化和反宗教运动)。但随着集体化的进行,另一种形式的镇压又来了:1933年8月15日至9月15日之间,当局逮捕了大约20名波兰共产党人,其中大多数都是流亡者,包括波兰共产党(KPP)政治局的一名成员。紧跟着,逮捕浪潮随之而来。所有这些人被指控参与了一个“波兰军事组织”(POW)的间谍和破坏行动。

波兰军事组织(POW)是1915年由皮尔苏斯基成立的一个反抗奥匈帝国和德国的地下组织。1918年至1920年间,POW在内战肆虐的地区,主要是乌克兰,进行了侦察任务,但是在1921年彻底停止了活动。其大多数成员都是左派分子,许多人属于波兰社会党,有部分则离队成立了共产党。1933年,POW基本已不复存在。然而一些波兰人(包括著名先锋派诗人Witold Wandurski)被捕,被指控为POW成员。其中几人被判处死刑并立即执行,另一些在狱中死亡。还有一些在狱中幸存下来的人后来在“大清洗”期间也被枪决。

几年下来,这个有关POW的事件在波共(KPP)内部制造了矛盾。被指为POW煽动分子像被指为托派分子一样糟。更重要的是,国家政治保卫总局(OGPU)(即后来隶属内务人民委员会[NKVD]的国家安全主管局)开始收集制作在苏联政府、共产国际和安全部门工作的波兰人的详细文件和记录。作为补充的还有生活在乌克兰和白俄罗斯所谓的波兰自治地区的波兰人的名单。这两个区一个是1925年在乌克兰成立的“尤里安‧马尔赫列夫斯基(Julian Marchlewski)”区,以在当年去世的一位KPP创始人的名字命名;另一个是1932年在白俄罗斯成立的“捷尔任斯基”区。这两个区都有自己的地方政府、报纸、剧院、学校和出版社,是苏联境内的“苏—波人”飞地。

1935年9月,在明斯克、基辅和莫斯科又发生了新一轮的抓捕,旨在正式彻底终结可能的POW网络。同时开始的还有解体波兰自治区。在1936~1938年间的“大清洗”中,NKVD里的波兰人官员开始被抓捕,直至安全架构里的最高层,随后向下层更加扩大。在1937年6月苏共中央的一次全会上,NKVD的领导叶若夫(Nikolai Ezhov)确认POW“渗透到了苏联的反特和情报机关”,NKVD“已经粉碎并清算了最大的波兰间谍团伙”。数百位波兰人,其中很多是KPP的负责人,在当时已经被捕,而针对他们的虚假指控也通过在酷刑下获得的口供而坐实。

在1937年夏天,NKVD开展了对新的针对国内少数族裔的压制,包括德国人并延续到波兰人。叶若夫在8月11日签署了第00485号行动命令:

我命令:
1. 从1937年8月20日开始一项重大行动,目的是完全消灭所有本地的POW组织。特别要针对的目标是负责颠覆、间谍活动,在工厂、通讯机关、国营农场和集体农庄里搞暴动的人员。这项任务要在三个月内进行,就是说最晚在11月20日完成。

2. 如下情况可以批捕:
a. 在调查中发现的至今尚未被确认的POW组织最活跃成员(见附件名单)
b. 所有仍在苏联境内的波兰战俘
c. 所有波兰难民,无论是何时抵达苏联的
d. 所有与波兰有联络的政治移民和政治犯
e. 前波兰社会党党员和其他反苏联的党派成员
f. 当地反苏联因素和波兰地区最活跃的民族主义分子

3. 抓捕行动将分为两个阶段:首先是所有NKVD、红军、军工厂、所有其它企业的军事部门、铁路、公路、船运、航空工业、能源部门、其它工业以及炼油厂和天然气厂的相关人员;其次是那些在国家安全方面不是最关键的行业里,比如国营农场、集体农庄、政府行政部门工作的人员。

4. 所有调查必须同时进行;在调查期间,对所有机构和颠覆组织的头目必须施以相当的压力,迫使他们交代他们所有的同伙和他们网络的真实规模。对这些信息要立即采取行动,确保根据这些信息逮捕所有的间谍、坏分子和颠覆团伙。要成立一个特别行动队来开展这些调查。

5. 把所有调查中逮捕的人分成两类:
a. 第一类是属于波兰间谍网、破坏团伙、颠覆分子和波兰起义者,必须被枪决。
b. 第二类的是没有第一类活跃的,将被判5到10年的监禁或是劳改。

NKVD和苏联人民委员会(SNK)在1938年11月15日正式终止了“波兰行动”,但实际上还延长了一段,来清洗早期参与该行动的一批NKVD人员。这些镇压活动干掉了很多波共领导人(波兰工人党中央委员会的46名委员和26名没有投票权的候补委员被枪决),还有普通百姓──工人,最多的是农民。一份1938年7月10日的NKVD报告显示,波兰囚犯的人数为134,519,其中53%来自乌克兰和白俄罗斯,有40%~50%(也就是54,000~67,000人)被枪决。幸存者则被送往劳改营或押送到哈萨克斯坦。

波兰人占在大清洗中受难者总人数的10%,占其中少数民族人数的40%。由于还有数千波兰人出于与“波兰行动”无关的原因从乌克兰和白俄罗斯被押解出境,这些估计数字,只会偏少。不仅波兰共产党在Lux酒店的套房和办公室被清空,整个波兰村落和集体农场也空了。#(待续)

(编者按:《共产主义黑皮书》依据原始档案资料,系统地详述了共产主义在世界各地制造的“罪行、恐怖和镇压”。本书1997年在法国首度出版后,震撼欧美,被誉为是对“一个世纪以来共产主义专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总结”。大纪元和博大出版社获得本书原著出版方签约授权,翻译和发行中文全译本。大纪元网站率先连载,以飨读者。文章标题为编者所加。)

——《大纪元》

(责任编辑:刘明湘)

 

本文网址: https://www.ntdtv.com/gb/2019/02/12/a102510361.html

《共产主义黑皮书》:苏联对波兰人的镇压 ——二战前的“波兰行动”  2019-02-13 02:27   加密线路   快速线路 

波兰是遭受苏联统治最严重的国家之一。这一境况的背景是,参与策划苏联早期恐怖活动的一个主要人物捷尔任斯基(Feliks Dzerzhinsky)是波兰人,还有很多在苏联特色恐怖组织,例如「契卡」(肃反委员会,Cheka)、国家政治保卫总局(OGPU)和内务人民委员会(NKVD)里工作的也是波兰人。有几个原因造成了波兰作为一个「敌国」的特殊地位。

如无法浏览,请切换线路。音视频下载,请点击顶部。扫描二维码,直达本节目。点击二维码,分享到微信。下载安卓版,才不会失联。搜索直达:c1011741

浏览 286
收藏 0
评论 0

网门大陆网址(自带翻墙) | https://x.co/ogate | https://git.io/ogate2 | https://bit.ly/ogate8

网门安卓版(自带翻墙) | 网门电脑版(自带翻墙) | https://x.co/ofile | https://gitlab.com/ogate2/up | https://github.com/opipe/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