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反馈与说明
安卓8/9版安装闪退的,请将设置-应用程式与通知-特殊应用程式存取权-安装不明应用程式-网门-设为允许,如仍不行,请用浏览器下载安装:https://x.co/ofile

英媒实地采访:中共迫害新疆少数民族内幕

【大纪元2019年01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吴英编译报导)新疆洛浦县人口稀少,约仅28万人,几乎完全是维吾尔族,也因此成为中共镇压维吾尔人的重镇。当地居民说,一旦被关进集中营,“就永远出不来了”。

在集中营外遇见记者 洛浦居民噤声不语

位在新疆南部洛浦县(Luopu)的“第一职业技能培训中心”是一个绝不会被错过的庞然大物,它的面积大约17万平方米,矗立在绵延数公顷的农田中,高耸的白色混凝土围墙上架着浓密的铁丝网及监控摄像镜头,与周遭的农村景观有着鲜明的对比。

英国《卫报》(The Guardian)的记者某天来到这个培训中心,看到围墙外一辆警车在巡逻,几名守卫伫立在看起来戒备森严的门口。六位民众站在门外的马路另一边,静静地盯着对面的高墙,没有人愿意说出这个像是监狱的设施是什么,或者他们为何要在外面等着。

其中一名年长女士告诉《卫报》记者:“我们不知道。”另一位女士只说她来看哥哥。一位年轻女孩说,她来看望父亲,话才说完就被她的妈妈拉走,她的两名哥哥也在那里。

他们噤声的原因是这栋建筑物既不是监狱也不是大学,而是一个专门监禁新疆少数民族的“拘留所”(集中营)。被关在里面的主要是维吾尔人,中共在未经审判的情况下,将他们关在那里数月甚至数年。

维吾尔人:一旦被关进集中营,就永远出不来了

研究人员和居民说,洛浦县是中共压制少数民族的重镇。目前居住在海外,来自新疆和田的 Adil Awut告诉《卫报》记者:“我们在和田有句话说:一旦被关进洛浦的集中营,就永远出不来了。”

去年12月,联合国专家小组披露一份“可靠的报告”说,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回族及其他少数民族共110万人被拘留在这个集中营,中共否认一切指控。联合国随后要求进入该地区视察。

镇压规模持续扩大

《卫报》采访洛浦县当地居民、曾经住过当地的居民,以及分析可得的现有文件后,发现洛浦县仍持续遭受中共的镇压。

当地政府正在扩大拘留所的范围、增加监控措施和警务,并且通过恐吓、暴力和财政激励措施,迫使当地居民屈服。

根据卫星图像,在过去一年中,这个所谓的“第一职业技能培训中心”至少增建了10幢建筑物。《卫报》记者去年12月在现场采访时发现,这个中心仍在进行新建大楼的工程。

另外,根据《卫报》取得的公共预算文件,当地总共有八个被称为“职训中心”的拘留所。

Internees listening to speeches at Lop County number 4 re-education center (“洛浦县第四教育培训中心”) in March of 2017. pic.twitter.com/2oDlZyMjVj

— Concerned Scholars of Xinjiang (@XJscholars) 2018年8月20日

2018年,中共官员预计这些拘留所共可容纳1.2万名“学生”,加上一个专门监禁囚犯的拘留中心可容纳的2,100名,总人数约占洛浦县成年人口的7%,占男性总人数的11%。

洛浦县还计划投入近人民币3亿元(4,400万美元)用于“维稳”,包括覆盖所有清真寺近30万美元的监控系统,以及为大约6,000名警察提供资金,加强社区巡逻及检查站的工作。

中国民族政策研究人员阿德里安·曾兹(Adrian Zenz)表示,2017年整个新彊的安保支出翻了一番,在少数民族集中的县,拘留中心的支出翻了两番。

此外,2017年,洛浦县的支出超出预算近300%,其中和田是增幅最大的地区。

据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的分析,新疆境内的28个集中营,自2016年以来,规模扩大了465%,最快的增速发生在去年7月至9月间。和田市及周边五个县的集中营规模至少翻了一番,其中一个集中营的规模在2016年至2018年间甚至扩大了2,469%。

中共增加维稳人员 诱使当地居民为其工作

在洛浦县,中共带来了2,700多名官员,全面监控该县224个乡镇的居民。此外,在集中营内的“学生”受到严密监视,中共雇用了近2,000人及警察监督1.2万名被拘留者。

中共当局利用金钱诱使当地居民协助镇压。洛浦县官员聘请当地宗教人士为其工作,阻止当地居民到麦加朝圣,每年支付人民币4,200元(约600美元),当地年均可支配收入为人民币6,800元。

中共在当地维吾尔族社区招募级别较低的助理警察,每月支付人民币4,100元,几乎相当于主要城市警察的工资。

随着中国经济放缓,有些地区面临财政困难。曾兹说:“这个镇压系统的可持续性主要取决于中央政府的财政能力……这些自上而下的镇压措施,是否能得到长期财务的可持续性,绝对是值得怀疑的。”

《卫报》记者也受到骚扰

和田目前正受到“网格式”管理,大量的警务及大规模监控。在洛浦县政府网站,它被归类为“经常处于一级或二级应对状态”,这是最高级别的紧急状态。

与新疆许多地方一样,洛浦县的维吾尔族居民行动受到限制。汉族可以轻易地通过安全检查站,维吾尔族在通过时必须登记身份证,受到全身扫描,搜查车辆并扫描他们的脸部。

《卫报》记者在通过时被要求检查手机,因为一名警察说,“有人看到那支手机出现阿拉伯语或维吾尔语”。

该《卫报》记者说,中共虽然表示欢迎国际观察员到新疆,但是他在洛浦县遭到警方四小时的问话,随后在和田市至少被询问了七次。

受迫害维吾尔人请在其它地方的家人:“不要回家”

在洛浦县出生和长大的Abdulla Erkin,在洛浦县遭到中共强力镇压时,居住在新疆北部的乌鲁木齐。他说他的家人当时警告他不要回家。

“他们都告诉我:‘不要到这里,不要来这里,要待在乌鲁木齐。’”

他在洛浦当地政府部门工作的姐姐当时告诉他,镇压情况每天都在发生,而且情况“越来越糟”。

现在居住在海外的Abdulla Erkin说,他的大多数朋友都被送到集中营或监狱,上个月发现他的两个兄弟都被拘留了,他担心他的五个侄子也被拘留了。一位居住在中国东北的维吾尔族商人告诉《卫报》,他因为被中共威胁要将他关进拘留所而离开和田。

当地居民:我们害怕和你说话,他们会报复

在过去的一年,洛浦县地方官员经常聚集村民唱爱国歌曲,或者教女性居民如何成为推动“思想解放”的“新时代女性”。

一名烧着一堆树枝的女子向《卫报》记者细数了她被送去集中营的家人,包括年仅16岁的儿子。另一位女士则说她的丈夫自2017年12月以来一直被关在另一个村庄的拘留所,她说不知道丈夫被送去的原因,“我们一直以来都是农民”。

一名男子说他的邻居已经被送去“培训中心”,突然他中断了谈话,并说:“我们害怕和你说话,他们会报复。”

责任编辑:华子明

英媒实地采访:中共迫害新疆少数民族内幕  2019-01-13 09:43   线路1   线路2   线路3   收起 

新疆洛浦县人口稀少,约仅28万人,几乎完全是维吾尔族,也因此成为中共镇压维吾尔人的重镇。当地居民说,一旦被关进集中营,“就永远出不来了”。

浏览 366
收藏 0
评论 0

网门网址(自带翻墙)

网门大陆网址 | https://git.io/ogate2 | https://bit.ly/ogate8 | 网门安卓版 | https://git.io/ogatea2 | https://bit.ly/ogatea2 | 网门电脑版 | https://git.io/ogatew2

除授权及自有内容外,本平台只提供翻墙功能,不存储内容,当用户发出请求时,去原始网站获取,再把内容返回给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