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反馈与说明
安卓版旧版无法浏览图片、音视频的,请测试新版并反馈,旧版不要卸载,新版打开前不要打开旧版或先等待10分钟(新版无需手机注册,这可能是方式三微云提示,可切换方式一、二下载;反复提示发现新版本是没装上,或者下载时闪退的可从这里手动下载:https://x.co/ofile;无法安装的,可从文件管理器-Apk中选择安装)

珠峰快成垃圾山 百具尸体 12吨排泄物

人类是征服欲极强的种族。

【阿波罗新闻网 2019-01-11 讯】从未停止过对大自然的征服。

1953年5月29日,新西兰人埃德蒙·希拉里登上海拔8844.43米的珠穆朗玛峰,宣告尘封的神秘就此终结。

此后,源源不断的登山者怀揣着征服自然的梦想踏上这片土地。

但你也许不知道的是,随着游客的增加,这片白色净土已经满目疮痍,成了世界最高的“垃圾场”

为了保卫珠峰,有一群人,在以生命为代价挽回局面。

他们的生死之旅被拍成纪录片《珠峰清道夫》,豆瓣评分高达9.0

他们清掉的垃圾,其实也是人们心里该被清掉的……1

珠峰数十年如一日的美,有壮丽,也有冷峻。

但无论十年、百年过去,纯净,总是它不变的代名词。

2008年5月5日,中国西藏自治区,从珠峰大本营观看夕阳下的珠穆朗玛峰/视觉中国

2013年10月20日拍摄于尼泊尔珠峰大本营/视觉中国

2017年6月25日,西藏,珠峰大本营,日出风光/视觉中国

一切因人类变得不同。

春末夏初以及九十月份是攀登珠峰最适宜的时间,登山者大多选择便于攀登的南坡向珠峰进发。

一部分游客由于高原反应、体力透支、雪崩、冻伤等各种原因,在登山途中丧生,变成难以腐化的上百具遗体。

“8300米后,尸体越来越多。”

一个名为“绿靴子”的遇难者遗体,已成为登山者的路标

冻僵腐烂的遇难者遗体

虽然如此,每年还是有7到10万的游客蜂拥而至。

他们也带来了帐篷、氧气瓶、塑料袋、睡袋等随处可见的垃圾,取暖用的燃料、食物,多达12吨的排泄物,也被游客们留在山上。

珠峰常年低温,垃圾很难分解。

珠穆朗玛峰每年的冰雪融水养育了超过十亿的亚洲人,被称为“亚洲水塔”。一些污染物就随着冰雪融水从源头流向下游河水。

为了守护这片土地,纳姆加尔和查克拉发起了一场清理珠峰的运动。

他们召集20名夏尔巴人登上珠峰清理垃圾和遗体,同时还有12名夏尔巴人组成后援队。

少有人愿意资助这样的活动,但纳姆加尔还是在坚持。

“来做这件事的人,都对珠峰心存敬仰。她是我们的女神,也是世界的母亲,我们必须尊重珠峰。”

夏尔巴是一个尼泊尔的高山本土部落,他们是天生的攀登者,经常给国外攀登者当向导或背夫,一次可以背200磅的物品上山。因此,搬运也成了夏尔巴人的主要收入来源。

他们很清楚,意外和死亡随时都可能发生,但仍做着这项“世界上最危险的工作”。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

保证水源的清洁,让人们免受疾病。

在丈夫纳姆加尔出发前,妻子为他戴上哈达和佛珠。

这些都是保佑他登山成功、平安归来的吉祥物。

当问到怎么看丈夫这次的探险活动时,妻子说:

“我非常欣赏,因为他正在做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我非常开心。”

但在意义之外,他们要去的是海拔8000米以上至珠峰,这段被称为“死亡地带”,数万吨的垃圾在这里堆积。

雪崩、滑坡时有发生,稍不留神就会搭上性命。

此次探险,他们要在四到六天的时间里,从卢克拉徒步到达珠峰大本营。

登山者在天气适宜的时候,要往返于昆布瀑布和大本营之间,将垃圾搬运下来,这会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

对于遗体的搬运,难度则更大、过程更复杂,因为要考虑法律的纠纷,除非家属同意,他们才能开展搬运工作。

但必须有人清理遗体,一是为了后来人的生命安全。

遗体被冻僵在冰天雪地中,腐烂后,细菌污染水源,会四处扩散

行动中有一名队员,因为喝了珠峰上的水,因为没发现水已经被污染,他的喉咙失声。

队员认为,就是在喝了珠峰上被污染的雪水后,喉咙才出现不适

更重要的,还有对每一个攀登者的尊重。

“我们都是普通人,遗体也是人,我们要把他们带下去火葬。”

因为在高海拔环境下不能正常吸收营养,队员们在登山期间,体重普遍会减少10到20斤。

时间有限,为了在物资耗尽前完成目标,每一环节都要提前计划好。

在登山之前,队员们会进行祷告仪式——普迦,祈祷自己能够平安归来。

有时,为了减轻随行物品的重量,他们也只能留一些垃圾在所到之处。

“我们能带的,只有呼吸。”

所以在“死亡地带”,氧气罐也是最常见的垃圾,很多人因缺氧而死。

在海拔八千米的地方,一场关于人性的试验也随之展开,在这种极其恶劣的自然环境下,有的人为了生存,盗取其他人的氧气瓶。

山上天气变幻莫测,含氧量骤降、气温降低、大风等情况时有发生,队员中有一些人因冻伤,失去手指、脚趾、四肢。

为了避免因白天太阳照射时冰雪融化或引起雪盲症,攀登队决定晚上出发,途径昆布冰瀑,这是最恶劣的攀爬地段。

冰雪融化可能形成巨大的冰裂缝,稍不注意,掉入裂缝中,就难以生还。

虽然全球变暖到底是人类所为、还是自然的正常周期仍处于争议中心,但全球温度的普遍升高,却是事实。

人类的一些行为,也正在加剧这一现象带来的危害。

气候变化波及全球,珠穆朗玛峰的冰塔林融化崩塌,山顶积雪减少。

一名“珠峰清道夫”望向远处的山峰感慨:

“我看见冰在融化,大本营的冰峰面积也在减少,过去放眼望去尽是冰雪,现在我们看到的基本上都是石头。”

正当两名攀登者交谈时,不远处雪崩了。

有人在对讲机里反复呼叫,

“纳姆加尔?”

“你们还好吗?”

“一号营地?”

“有人在吗?二号营地?”

有三名攀登者不幸遇难。

除了默哀,队员们无能为力。

其他人继续前行,在路上发现了一个被丢弃的背包,于是大家分头去找,看是不是有人正需要帮助。

可在不远处等待的,又是一具冰冷的遗体。

挑战珠峰的人,做好了丢掉生命的准备。

但夏尔巴人坚信,只有通过火葬或其他的埋葬仪式,人的灵魂才能升天,否则灵魂会一直徘徊在遗体周围,永无安宁,无法投胎转世。

因此,被问到“这就是你们拿命做这项工作的原因吗”,队员回答:

“我知道经济回报并不多,但这项活动社会意义非凡,就好像使某个人获得重生。”

2

为了取回一个瑞士人和一个刚死亡不久的俄罗斯人的遗体,让他们回归故土,队员们要去到洛子峰,海拔八千多米的地方。

讽刺的是,瑞士人戈尔兹在“死亡地带”丧生时,正在拍摄一部关于夏尔巴人的纪录片。

俄罗斯人叫塞尔戈,在队员们到达的几天前去世。取回这具遗体并不容易,但为了能满足塞尔戈家人们的心愿,队员们决定必须把他也一起带回来。

山风呼啸,夹着雪的硬风,几乎要把队员们从山上吹落。

“坡度实在太陡,鞋钉也不起作用,我从没遇到过这样凶险的状况。”

有人因为体力不支,只能中途退出营救,回到营地。

最后剩下纳姆加尔和另一个小伙子继续前进。

不久,那个小伙子也因为生病,撑不住就回来了。

拍摄者问,“所以你把纳姆加尔一个人留在那里了吗?”

小伙子盯了镜头足足10秒,没说一句话。眼神有种说不出的复杂。

大本营里,队员们焦虑等待着,纳姆加尔在继续前进。

风雪持续呼啸,他的心里有了些质疑。

“是不是因为我要带走这具遗体,引起了山神发怒?”

“或者,山神觉得我是送上门来的牺牲品……”

但纳姆加尔下定了决心,一定要让塞尔戈的遗体重归故土,哪怕代价是献出自己的生命。

塞尔戈被找到了,他就躺在离帐篷几步远的地方。

因为过度劳累和缺氧,他摔倒在这,再也没能起来。

他的遗体已经有一半嵌入了冰块,纳姆加尔光是将冰镐凿进去,就用了两个小时。

影片中,纳姆加尔的呼吸开始变得局促。

他正在渐渐走向死亡。

可他还有任务在身:要靠自己,把这具沉重的遗体扛回队员们在的营地。

但光是挪动它,就已经很困难了……

终于,纳姆加尔离开营地12小时后,队友找了到他。这时,他已声音沙哑、筋疲力尽地躺在雪地上。

如果不是队友及时赶到,纳姆加尔,很可能也会被永远留在那里。

纳姆加尔缓了好一会才说,找到遗体时,一起同行的队员实在害怕极了。那个队员跑到了50米远的地方,只剩纳姆加尔一人处理尸体。

为了寻找一个安全的地方,纳姆加尔独自带着遗体前行了500米。也就是这500米,差点要了他的命。

回到营地后,纳姆加尔笑着和队友们拥抱。

愧疚、感动、敬佩、宽恕,多种情绪混杂在一起,彼此的关系是相依为命,大家却也都明白,最后,还都是要靠自己。

天气还不错的时候,直升机来了,它带走了赛戈尔的遗体。

3

乐观朴实的夏尔巴人,凭着坚强的毅力,一次次完成清理垃圾和运送遗体的任务。

每一次平安归来后,他们都无比庆幸。

喝上一杯热的印度茶,切上蛋糕,就可以和队友庆祝好一会。

珠峰南坳地区75%的垃圾,是夏尔巴人清理干净的。珠峰主要地区的污染也得到了改善的同时,也有不少遇难者的灵魂得以安息。

为了让更多的人参与到珠峰清洁的任务中来,纳姆加尔组织了一场八十人的马拉松比赛,将小袋的垃圾从珠峰大本营带回木齐巴扎村。

负重增加,他们的行进速度也会下降。

马拉松人放弃对胜负的比拼,共同努力,才在最终完成了垃圾搬运的工作。

纳姆加尔用尽余生清理珠峰、喜马拉雅以及其他山峰,他只是想让更多人意识到,人类可以、也应该承担起责任,通过个人和集体的努力,清理人类留下来的垃圾。

那些人类留下的除了脚印之外,有点“丑陋”的痕迹。

不幸的是,纳姆加尔在2013年5月16日,第十次登顶珠峰后,倒在了海拔8300米的地方……

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珠峰垃圾问题,因为纳姆加尔用生命告诉世人:只要足够在乎,每一份力量都不会太小。

4

1997年,西藏登山协会首次在珠峰北坡发起垃圾清洁运动,清理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遗留下来的氧气瓶和生活垃圾。

2011年,尼泊尔政府联合一些公益组织在珠峰南坡开展了持续一个多月的清理活动,规模空前。

截至目前,珠峰探险队完成了超过12吨垃圾的清理工作。

但在地球上,还有太多我们看不到的地方,触目惊心的垃圾污染仍在继续。

青海的茶卡盐湖,是中国的“天空之镜”,也被国家地理杂志评为“人一生必去的55个地方”。

游客只需购买雨靴或者鞋套就可以踏入盐湖。

他们用过后,将鞋套乱扔,景区内的鞋套堆积如山。景区环卫工人说,他们每天清理这些垃圾就要13个小时。

国外也是一样。

一百六十多年前,美国环境污染严重,作家梭罗为了回归宁静与自然,一个人生活在瓦尔登湖这片世外桃源。

只是,梭罗也不会想到,一百多年后的今天,瓦尔登湖已经不复往日的澄澈、宁静。

游客野餐、游泳、垂钓……人类所到之处,湖水越来越浑浊,藻类大量繁殖。

据英国《卫报》报道,科学家通过研究湖底的沉积物,对过去的水质进行分析,发现水中的营养物质氮、磷主要来自人类的尿液,这两种元素为藻类的繁殖提供营养。

很大一部分人在游泳时,偷偷向湖里“放水”。

此外,周围的森林砍伐,道路修建都对瓦尔登湖的生态系统造成了严重破坏……

前段时间,关于北极熊或将灭绝的新闻也掀开了全球气候变暖、环境污染的冰山一角。

在广阔的海洋,石油泄漏,生活垃圾、近海养殖等都对海洋造成了严重的污染,进而威胁着海底生物的生存,太平洋已经被1.8万亿片海洋垃圾占领。

去年二月,英国《自然·生态学与进化论》杂志说,他们在深海沟的片脚类动物体内,检测出了浓度极高的有机污染物多氯联苯和多溴二苯醚,这些在有的国家早已经被禁用。

经推测,这些污染物很有可能是受污染的塑料碎片沉入海沟,然后被片脚类动物食用。

在远离工业区七千公里、深度超过万米的马里亚纳海沟,一些生物体内也被发现了高浓度的污染物……

污染已经渗透到海洋乃至世界的各个角落。

摄影师Chris Jordan曾在太平洋中途岛拍下一组信天翁死亡腐化的照片。

这些鸟儿腐烂后,体内全是未能被消化的塑料……

这些海洋生物终究也会被人类吃掉,有害物质在人体内富集。

日本京都大学的一个调查团队对日本女川湾、东京湾等地的海鱼进行调查,在74条鱼的体内共发现140个微塑料,东京湾的鳀鱼占了近八成。

就连日常食用的海盐也被检测出了塑料颗粒物。

“人类踏过的地方都没有净土”。

人们常说要“拯救地球”,可当我们明白宇宙万物运行的规律时,才明白,地球并不需要我们去拯救

如中国科学院院士丁仲礼所说:

“地球用不着你拯救,地球温度比现在高十几度的时候有的是,地球二氧化碳浓度比现在高十倍的时候有的是,地球都是这么演化过来的,都好好的。

毁灭的只是物种,毁灭的只是人类自己。

所以,是人类如何拯救人类,而不是人类如何拯救地球。

森林破坏,冰川融化,极低升温,物种灭绝……

我们能做的,就是从身边的小事做起,保护环境,减少对环境的污染破坏。

在下一次旅游时,除了照片和足迹,什么都不留下。

“给环境一个安宁,从每个人的心开始。”

珠峰快成垃圾山 百具尸体 12吨排泄物  2019-01-11 19:21   线路1   线路2   线路3   收起 

从未停止过对大自然的征服。

浏览 840
收藏 0
评论 0

网门网址(自带翻墙)

网门大陆网址 | https://git.io/ogate2 | https://bit.ly/ogate8 | 网门安卓版 | https://git.io/ogatea2 | https://bit.ly/ogatea2 | 网门电脑版 | https://git.io/ogatew2

除授权及自有内容外,本平台只提供翻墙功能,不存储内容,当用户发出请求时,去原始网站获取,再把内容返回给用户。